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 散文:锁

  世间有无数把锁,锁住了厌倦与饥渴,也锁住了冲动和寂寞。等待开启的日子,流年似水,清目无邪。惧怕邂逅的年轮,颤颤不愉,郁郁无歌。

  心锁,情锁,梦锁,一把一把形态各异;铜锁,银锁,金锁,缔造了人伦隔膜。金钥匙有时打不开铁锁铁钥匙,铁钥匙有时候打得开金锁,犬牙交错的尘世,无法理解所有的巧合。铁钥匙锈蚀了,金锁还在;金钥匙还在,铁锁已风化了。

  几种钥匙可以开一把锁,一把钥匙也可以开几种锁。有的锁没遇到钥匙,有的钥匙找不到锁。有的锁只要被打开,就再也不会锁死;有的锁被一次次打开,却一直没等到那把金钥匙。有的锁只能被一把钥匙打开一次,而有的锁只允许一把钥匙开启恣意。

  时空之门上,有一把锁是虚挂着的。它在用一种形式告诉世人——跨过去很容易,却不可退回。人生际遇中,有许多把锁,有的任意摘下,有的只能绕避。

  一把锁,就是一种缘分;一把钥匙,就是一种确认。天地之间,既有扭断的钥匙,也有封闭了的锁眼。从绝对意义上定义——只要有一把废弃的钥匙,就会有一把空守无望的锁,上天时常做了如此安排。

  幸运的钥匙,一旦恰逢了幸运的锁,那被充实的岁月,不只有喜悦。命运不济的钥匙,也许只有独自耗尽那所有的期愿,直到烟云消散。

  人生没有备用的钥匙,只有环环相扣的阻碍;生命中总会遇到打不开的锁,以及找不到钥匙的困惑。锁住了未必就是拥有,启开了未必就是得到,有钥匙不用也是一种活法,有锁具不用也是一种超脱。

  锁有锁的苦恼,钥匙有钥匙的忧伤。契合或是一种痛,分离或是重生。如果世间没有了锁,必然也就没有钥匙,任意通达的那天,谁会为谁留恋?

2016-04-1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