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 散文:五保户疙瘩

  那年六月下了一场雪,冻死了西村四十多头猪。
  疙瘩娘瞅着自家猪栏里横死的老母猪和一窝猪仔,愁得一个时辰没说话。疙瘩拉着娘的衣袖,不知怎么安慰她。是年疙瘩才十四岁。
  娘病了,先是持续两天高烧说胡话,后来安静了,却再没醒来。

  坐在墙旮旯怔怔不知所措的疙瘩,像做梦一样,眼看着大夫来了又走了,然后村长来了、婶子大娘来了……
  两个月后,疙瘩在娘的坟前磕了四个响头,跟着远房二叔走出了山村。
  闯东北的路上,疙瘩认识了福根,一个比他大四岁的愣头青。暂住大连瓦房店的时候,福根一手攥一块石头,打死了一条黑狗,让同行的七口人饱餐了一顿狗肉。

  十四年流浪的日子,让疙瘩长成了一条瘦高的汉子。他回到西村的时候,全国各地正在热火朝天地学大寨。
  疙瘩爱上了一个小寡妇,但寡妇四岁的儿子死死盯着他的那种眼神,让他睡不着觉。
  疙瘩花光了闯东北攒下的积蓄,翻盖了娘留下的三间破屋。小寡妇也改嫁了,嫁给了邻村一个当兵 的。从此疙瘩就再也没有了缘分。

  五十四年后,疙瘩在六月的一个晚上死了。晚饭吃是煎饼、辣椒拌萝卜腌菜条。还开着收音机听了一集广播剧。
  很少自斟的疙瘩,被广播剧里的情节打动了,突然就把过年村里看望“五保户”时送来的一瓶酒打开了。
  那晚疙瘩喝了半瓶酒。他还梦到了死去了半个多世纪的爹和娘。

  疙瘩的坟,紧挨着娘的坟。头七那天,福根在孙子陪伴下找到了疙瘩的坟头。
  福根在疙瘩娘和疙瘩坟前的供桌石上摆好了祭品。对孙子说:你疙瘩爷爷的爹是放炮开山时被碎石掩埋的,后来也没找到尸体。按理说公社本该送他去当兵的,可疙瘩不放心娘,死活不走。
  福根的孙子扶着福根离开西村时,村南的小山包上起了一场大火。后来听说烧死了四十多棵老松树。

  福根的儿子根据疙瘩的故事写了一本书,书一出版就大卖。一个导演看中了,拍成了电视剧。电视剧火了以后,疙瘩的坟墓被村里修葺一新,成了旅游景点。
  关于疙瘩“传奇”的一生,尤其是他与小寡妇的那段,被小导游讲述的绘声绘色。
  疙瘩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死后,竟然成了名人。但没人知道他姓什么。

2016-04-1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