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 杂谈:脸

  世俗生活中,一个人丢不起的不是钱财、器物和不动产,而是“脸”。有人为了脸面,甚至甘愿放弃性命。
  那么“脸”到底是什么呢?生理和人文定义中的“脸”大不相同。生理概念上的脸,是介入腮和鼻子之间的那拇指大的“地盘”,也就是颧骨上的那块肉皮。人文语气中的“脸”还要大一点,可以表述为脸面,包括五官和头部毛发,甚至还涵盖表情。而真正丢不起的“脸”引申义更为广泛,可泛指名声、口碑、德行、信誉和人缘。
  子曰:君子者,先聚财后立德。他语境中的德,就是君子的“脸”,专指名声、口碑,与信誉、德行和人缘无关。
  那么为何“脸”那么重要,以至于让芸芸众生轻易丢不起呢?
  那理由可就多了——无德不立、无信不立、无才不立、无财不立……那“无”字后面的字义所指向的东西,都是用来装“脸面”的,没有那些东西,就没有存在感,就没有社会担当,就没有人生价值。一句话,没有支撑脸的里子、面子,不好活,活不好。大人教育孩子要争口气,争的就是面子,就是“脸”,就是家庭、家族的声誉。
  言及如此,您就明白了,为什么“丢”不起那“脸”、“丢”不起那人了。
  但是,“脸”的外延也是不断变化的,随着时代的变迁,过去有“脸”的事,后来也会变成没“脸”的事,曾经有“面子”的事,如今竟是“跌份”的事。“脸”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从人性化的绝对意义上讲,“脸”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乃至为其牺牲了人生年华,为“脸”而殉道其实不值。我们可以假设一下:把一个人从婴孩时就扔进狼群,他会为顾及“脸面”而穿起树皮吗?当然不会。所以说,所谓的“脸”,是“文明”的产物,是人文的生造,是人类社会的约定俗成和规序强行,如果我们把“文明”的那张虚伪的“脸”撕下来,就会发现,那张精修细雕的“文明”的“脸”背后掩饰不住的仍然还是许多不要“脸”的愿望、渴求和期待。
  由此推开去,我们其实有理由再次强调自然赋予人类的本心本意,尊重兽性人情的融通之初,“脸”若是危及了心灵本性、危及了生命本体、危及了人生安全,那“脸”还是不要也罢。
  丢“脸”处,可以走开,丢人处,可以远离,而丢了命,恐怕就无处捡回、无法找到了。

2016-04-0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