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 随笔:无法回溯的岁月(外一篇)

  在“二孩”话题肆虐的时下,忽然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爷爷等等我》。
  文中写到:高领的爷爷为六个孙子精心制作了十二个美味的汉堡,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读到动情处,差点儿潸然泪下。
  许久以来,人们只顾得上自己,只在意了孩子,却很少念及隔辈的生态和感受,他们处在了主流人伦情感的边缘,小心翼翼,又略显尴尬。
  无处安放的暮年,只有夕阳晚风,舟横月下。当年的意气风发、儿女情长,都随光阴淡去。双全者尚有陪伴,独居者谁诉春秋?他们不忍叨扰,不愿惹烦,直把一年等成了几天。
  孙儿孙女偶尔沓至,亦是短暂礼道,空荡荡的往昔,只有独忆。

  我还记得爷爷活着时的样态,大致印象是严肃、谦逊、讷言。似乎他从不主动与我父亲对话,平时也是只答不问,对物品也只接不要。
  与爷爷相处的时日并不太多。听过他讲的几个故事,慢条斯理,简明扼要,留给我无限的遐想。故事里有他自己的人生行迹,一生辛劳,亦忧亦喜,但终归心满意足。
  爷爷去世前的一段日子里,被父亲接到了城里,与我们三个年小的孙子挤居在一个有隔断的房间里。有天夜里,我被器皿的碰撞声惊醒——爷爷老了,夜起后竟找不到床铺了,他抖抖嗦嗦地伏在低柜上,不知如何进退……
  爷爷不久就去世了,享年七十六岁。父亲因不愿耽误我们的学业,故而没有让我们脱课回老家参加殡敛仪式。离魂远去的爷爷,最终没有看到三个孙子向他叩别的场景。
  奶奶在父亲十多岁时就已去世了,正值壮年的爷爷独守三子一直到老,从没有再娶之念。我后来几次问责父亲,怨他耽误了我们人生第一节孝道大课。对此父亲从不给出解释——也许他更了解自己的父亲。

  那篇网文后面,一个女孩留言说:我愿意一口气吃掉十二个汉堡,如果我的爷爷还能回来。殷切之情跃然网页——孩子终将长成大人,而爷爷却已老去,没能等到孙子孙女们的一份知悟。
  人人都会老去,成为孩童们眼里和蔼可亲的“老怪物”——鬓发斑白,皮肉松皱,总比爸爸妈妈脾气好。
  可一转眼,他们就不在了。往而不可追,去而不可见,攒了那么多的话,已然无处送达……

  《德性不是锁链》

  朋友心善面软,每次与他一起见他朋友,总能遇到此类情形:
  刘某,商业营销业者。一见面就跟朋友诉苦——你看我最近倒腾桔子,出了事故,赔大了,作为朋友你不能撒手不管啊。一边说还一边显出楚楚可怜之态。朋友推搪不过,答应借他二十万元周转。
  张某,无业闲人。一次聚会,拉着朋友的手说,老婆得了慢性病,欠了一屁股债,作为朋友你怎能不帮帮我啊?说着说着就要眼泪汪汪了。朋友很是为之动容,当即从包里拿出了四千块钱递给了那个“可怜人”。
  王某离异,是个“花心”的单身父亲,带着个上初中的儿子。见到朋友时,他的表情只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我孩子最近摔伤了,也没好意思告诉你。朋友关切地问他:没大碍吧?那位说,可能还要动一次手术,唉,你知道我实在拿不出那么手术费啊。朋友说:别担心,改天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帮你垫付一点费用。
  三番五次后,我忍不住对他说:你是有点产业,但你也是靠心力一点点打拼出来的。慷慨助人也要分情况,有的确实值得扶助,而有的人却是不良作为造成的困难,他就要自己承担后果。做朋友不是做“欠债”的,有德者不能成为贪图者的奴役。朋友摇摇头,不可置否:只要还的起,就算我上辈子欠他们的吧。
  由朋友的言行,不禁反思中国传统。古国人伦深处,确实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沿袭,却不能因此而绑架了世俗世界的仁厚和操守。
  在当下,强调“自福自享、自作自受”,与推崇德行并不相悖。所谓担当,首先要为自己负责,才不会拖累人伦、归咎社会。

2016-03-1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