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 杂论:人必须有时代责任和社会责任

  近日接连看到某些很有话语权的人,其自媒体账号被权力部门关闭,我个人站在自然人和公民的立场,表示理解和支持——放眼世界,自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哪个国家的言论像中国这么自由,以至于某些人习惯了“放下碗筷就可以骂娘”的无政府主义状态,女权倾向也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么恣意,方方面面变得越来越不能管、不敢管了。
  人口如此众多、疆土如此广袤、信仰如此自由、民族如此繁杂、历史如此冗长的国度,舆论导向、思想导向、纪律导向和人权导向如果完全按照某些小国、某些年轻的移民合众国那样,任由泛滥、不加约束,必然会产生动荡无序的社会情势,不利于国之本、民之本的安稳持续和健康发展。
  在“十个人有九个心眼”的国度,在“赚不了便宜就下口啃”的族群,在“丢了媳妇怨邻舍”的社会生态,在“遇到难事就指望政府、成就了好事就撇开政府”的人伦架构,拿掉一部分的唯我尊大、个性张狂和为所欲为,打掉一部分的持财傲物、人格膨胀和酒徒心态,是治国之大计,是理政之要诀。
  忍不住想说一句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相当长的一个历史阶段中,这个国度的人几乎都是小人——自私、利己、狭隘和贪婪,从那一个个变节的朝代的审视角度看去——现时依旧还在存活的人群,几乎都是“有奶就是娘”的物种繁衍,真正理性考虑“天下为公”、“公民素养”、“谦和礼让”的人,真正富有公德心、国家意识和社会责任的人,几乎绝迹。
  世人都觉得自己很不一般,都觉得自己应该多吃多占,都觉得自己非同凡俗,是这个国度各个族群的变异心理模式。一方面“手无法鸡之力”、百无一用、不学无术,一方面又不断放大企图心、妄想心、畸形情绪,致使社会戾气越来越严重,而某些“大人物”的某些言论恰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社会病了,众生皆是参与者,慢慢的这社会就会沦为“病社会”——“病社会”里,世俗众生的生态,就是人人放任了自我、习惯了谬误、宽容了任性、盲从了贪欲——以为大家都一样就不算错误、失德,就不会遭受天谴,就迎合了世道。岂不知,一万人的罪恶也是罪恶,一百万人的杀戮也是罪行——数量不代表正义,民主未必就是真理。
  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为社会创造了财富而就可以随着自己的性子去危害社会,那他一定是个唯心的物质主义者,即使到了魔幻现实主义盛行的今天,他也只是一个草莽,一个躲藏在群氓社会里的小人。
  历史既不是大众创造的,也不是英雄引领的。历史就是历史本身——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都被时空真实承载,无法篡改。无论是带着历史的眼光、前瞻的眼光,还是秉持辩证的、质疑的、逆反的智识与心态,一个人的观点永远也无法客观公允,一群人的判断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在天道地理承托下,人类一直沉浸在争斗和折磨的游戏中乐此不疲。
  当哲学屈膝于世俗,或世俗哲学成了机会主义的口头禅,这世界只能寻求棒喝。一个对自由没有理性定义的社会,太可怕了。而认识不到这种可怕,更让人恐惧。
  当自由散漫成了社会常态,无常就会随之而来。

2016-02-28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