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5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散文:来到或离开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把生命存续的过程划分了段落,定义了年、月、日,确准了时、分、秒。还根据事物的兴衰、冷暖,概括了春夏秋冬。从此,世人就一直在岁月里盘桓,一直在年轮中旋转,一直在昼夜醒来和睡去,一直在争分夺秒,一直在悲喜交加,一直在得失沉浮,一直在生死更迭。
  这世界像一台大戏,爱恨情愁都在光景里,生离死别都在剧情里,得失悲欢都在记忆里,伤痛欢愉都在感知里。人们被时光的车辇载动着,被年轮的惯性拖拽着,被自己的臆想和揣测牵扯着,被别人的故事感染着,被命运的指引编排着,却最终以自以为是的认定,告诉自己已完成。
  如果过往是一个个密封的小盒子,可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从前的时间轴上;如果昔日是一枚枚干枯的落叶,可串敛于时间某种怪异的收藏中;如果远年是一幅幅永不退色的画卷,可挂展于命运的长廊中。那些被时空带走的人,会被定义成什么?是道具?是场景?是标本?是被随时调动的一缕风,还是被任意泼洒的一场雨?
  人们总以为自己很具体、很生动、很真实、很可信,从不怀疑过去、现在和未来,从不剥离和分解,从不颠覆和抽脱,是因为人生是被古老定义了的,定义在玄妙却很虚无的来源,定义在可有可无的费解,定义在以死为界的消失。人们以为有思想,就可以为自己辩解,人们认为有肉体,就可以为自己感知,人们以为有目睹,就可以为自己佐证,而从不会质问梦中的际遇,又为何那样突兀。
  宇宙是人们概念中的宇宙,它却没有补丁,因为它自身就是个巨大的漏洞。人们只承认物质的质感,却又无法推开心灵的异样。当阳光晒暖后背,人们还是不懂为何影子依旧那么冰冷。人文繁茂到今天,人们还是走不到明天。
  反思过去,开启不了明日,人们只在自己规序的惯性中,以习惯了的人类的姿势活在了当下,既煞有其事,又荒诞不经。人们找不到第二条路绕过生存的困扰和世俗的体验,虽然那些古老的宗教和神话曾经帮助人类麻痹过自己——那些超越人类能力的故事,栩栩如生又似乎无据可查。人们始终没敢放胆揣度——那是不是另类生命的别样延续和诠释?
  意识决定行为,行而为,即是活着。所以,人们不必跟时间道别,也无需与岁月迎奉。漫长的日子中,时间的出现只是为了区分昼夜不厌其烦的轮回,而昼夜的轮回只是太阳、月球与大地的缠绵。它们不是永恒的存在,也不是生生世世的相守。甚至,这个宇宙能不能一直靠得住,也不尽是人类所祈愿。人们能够依凭和信赖的,只是昼夜间渴望发生关联、已经发生关联、将要发生关联的全部。那一切,需要人们自己肉身的存在,需要人们自己心灵的鲜活。
  将要赶到正午的阳光,温存地照耀在这一个个拼接的文字上,阳光无意读取什么,但它能给瞳孔以亮度,让人们相信某些事物是通过看到、理解和思辨而确定真实的——这些真实是由确认真实的真实的肉体们,一起承认的。
  人生与世界,是个相互承认的关系,缺一不可。而时间,只是被人们定义了的一种背景,它无法复述和阐明。
  光阴的境界,唯有来到或离开。

2016-01-0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