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5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碎语集:昼夜间

  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讲,未解决信仰危机和文化霸权问题,互联网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除非中国能清醒的忍受被思想切割的痛苦。

  岁月流水:1.之所以我很在乎,是因为我更替你在乎。我可以放弃我自己,也不愿放弃你。2.当假的丑的恶的肆无忌惮时,与它们对应的那一切,已悄然死去……3.有些事,越往前忆想越揪心;有些事,越往后设想越淤堵。所以未到断裂处,不可屈膝而跪。平凡人生,最难坚持的就是缄默不语、不予倾诉。

  人生,得一好友难,失一知己易。生死渡口,莫进酒,从此一别,忘忧亦忘旧啊。

  善者未必长百岁,倔强从来不输心。尘寰无常辞世去,音容宛在那时亲。

  如果时间倒流,生命时序反向,会有多少人庆幸?能有多少人惊恐?从来处归去,而一次次错过终点,不知末日那边是什么,是否也是另一种遗憾?由今天活向昨天,一切都已熟捻,岂不令人哀叹?

  冬至湿冷雨淋阴,霧障浓罩别熟魂,遥望人寰阡陌远,从此世间绝君吟。

  岁月流水:1.心灵鸡汤是撰稿人心中永不愈合的伤口。2.人与人之间争取到的正义和公平,对一棵树、一条鱼和一座大山,有何意义?3.假如眼前的事都迈过不去,奢谈长远的价值何在?没有远眺的心,会不会被当下的坎绊倒不起?

  雨歇路泥泞,东风拂西岭,冬至祭故人,入九情不冷。火舌燃纸暖,醇酒奉神灵,屈膝向望处,一叩一心疼。

  入九启冬寒,时岁至冰境;雨事犹未尽,路旁不见冻。人伦炎凉多,聚散无常定;昨夜阡陌旁,断枝戳碎梦。

  路长长,水长长,静时独思量。得也罢,失也罢,不过梦一晃。念千里,行千里,婵娟不敢忘。醒未醒,醉未醉,天涯魂游荡。一字不落窠臼,诗书叠帐。

  人伦群居夜珊阑,万家灯火驱夜寒,尘世兴衰恍如梦,朝萌芽尖夕花残。

  不少人,甚至还不知即时通讯工具是什么,就稀里糊涂的被拉入了微时代。也就是说,很多人一直没经验过网页聊天、腾讯QQ、论坛博客,就遇到了微博、微信盛行,那其中不乏举足轻重的人。于是他们就以为这就是未来,而其实这个际遇只是未来的一条匝道,人类正途犹在心念深处,苦苦寻找……

  有时你告别了一个人,挥去了一段时间,或者离开了一块土地,乍一看就是一次普通的转身,却不曾细想,这其中,是你完成(结束)了一个因果,成就(错失)了一种缘分,分歧了一个宏大的故事。

  不怕远近,不怕对错,不怕长短,不怕少多,就怕忽然就没了感觉。

  所谓冲动的消逝,所谓对“不顾一切”的放弃,都是因为心念深处已冷却了那份焦躁不安的驿动。人世间,这是当下还无法破解的迷。

  红尘深处,那些牵肠挂肚的美好,那些不忍叠藏的感觉,那些惹动情怀的记忆,那些接近虚脱的冲动,大多是已经离去的曾经,大多是尚未抵达的期待。而此刻,你正在给生命寻找遐思的位置。

  三十多万年前,神曾对他说,死亡只是肉体的分解,而灵魂(基因)将被繁衍一次次唤醒。流年逝去,他等来了那恍然大悟的一刻,而从此,他放弃了永恒。这就是神话的魅力,它只给有悟性的人以安宁。

  人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想,从小到老,没完没了。也许随着年龄和际遇的改变,梦想的方向会改变,期望的内容会改变,但那个追逐梦想的身影,一直都是自己的。也许大多数人倾其一生也未能抵达梦想的境界,直至与世长辞。所以众生不得不编纂出很多聊以自慰的箴言名句,把已拥有的、已得到的、未失去的视作庆幸、从而满足,继而为此而安然阖目。

  雪花冰晶是上天具象于人类的一个谜底,只是人类并不清楚它对应的是哪个谜面。生命的来处一定跟雪花的形成有相似之处,只可惜人间只把它看做了自然现象——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不是自然产生的,因为真正的自然没有生机、没有智慧,而只有燃烧和熄灭。

  岁月里的男男女女,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美有丑,有善有恶,有厚有薄,但万变不离其宗——到最后,都不得不放弃对尘世的执着,沿着一条往而不回的阡陌,独自走失,徒遗一副骸骨,被风化成尘,飘飘不知所终,无论富贵的,还是贫贱的,无论高尚的,还是卑微的,一个人能留存后世的只有口碑,而不是墓碑——这才是生而为人必须珍惜的,唯有念想芳千古,不见骂名入祠堂。

  不管发达地区的人如何纠结,也无法掩盖生命的颓废。所以,那些处境急躁窘迫的人群不得不承认——贫穷或许更容易满足,简单生活未必缺少发乎内心的快乐。

  每个人都是阳光下的茶芽,都要经历春寒料峭,都要遭遇虫雀的啄咬,到了采摘的时节,还要体验分离的撕疼。但被翻炒摊晾之后,浸泡出的味道却不尽相同。禅意由此而生——心苦茶水就苦,心醇清茗就香,这跟茶味有关,也跟品者情态密切。世上事,两好拼一好,两难处处难。

  所有重生的可能,都来源于未忘。或者刻骨铭心,或者难以割舍,或者切肤之痛,或者不共戴天……总有一种原由,让不死心以某种介质寻回了生辰。那一刻,就是灵魂的重生。

  岁月流水:1.最想活着的人却早早辞世,最想死去的人却耄耋不倒,人世间的事总因无常而玄妙。2.人们时常会觉得心里某处空落落的,想在那儿放置点什么,却又不知该敛藏点啥,这就是莫名其妙的寂寞。心眼越小的人,越搁不住点事,心境越大的人越觉得空虚。3.凡事牵挂太多的人,就越容易遇到杂芜。遇事简单应对的人,就越结果明朗。人生就是如此,越是怕什么越是赖什么。有时不如放开心态,去他二大爷的呱哒板,爱咋地咋地,横竖不过又天明。

  生是起端,是因;死是终结,是果。大因大果之间,那一次悲喜交加、跌宕起伏的活着,只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扇面,留不得白,也染不出色。许多情况,只是漫长的伏笔,是为了那令人瞠目结舌的转折。繁杂的人生经历一旦被抽丝剥茧,剩下的那点真相,竟然是一场空欢喜。

  遮天蔽日岁月,从不被察觉的时候开始。生命躲在雾霾里变的惨白,情感藏于寂寞中疲乏无力。未知的世界难以领会,过往的后怕无须庆幸,每个人都是恰巧的存在、恰巧的离场。杀人如麻的时代,与惜命如金的年岁,都未活过那最后一秒。黑色的眼珠和青色的面孔,只是一个角色,你塑造不出我,我演饰不了你,众生一起经过的,是一个剧情冗长的舞台,一个不断更替的尘世。

  许多时候,命运是等、是攒。等的是时机,攒的是量变。像十月怀胎。一旦等来,一旦攒够,时势就突兀而变,该发生的就会发生。

  有一种契合,不需要铺垫,只需直白相告即可逢迎。有一种默契,不需要解释,只需坦言邀约即可相见。但人生有很多片段,邂逅的社会时境和生活主题不尽雷同,错过了开门的时间,即错过了跨越的人缘。

  蜗居未必是孤单,但沉默一定是源于孤独。

  嗔怪社会,怨愤人伦,恐怕人人都会,信手拈来。但若你问计于他,请他给出个办法,大约都是沉默寡言人。这就是当下喧嚣浮躁,而又空洞无物的世道。

  孔子说,与世无争的人最不好管控。老子就是那样的人。老子是不是真的与世无争你怎么知道的?看他的文章就可见端倪。哦,若只凭文章你说朱熹是不是礼法得体?朱熹当然是君子楷模。那为何他那些身后事要遮遮掩掩呢?世上无完人。假如世上无完人,那人间一定不会有与世无争者。

  你不来我不去,如何相遇?你不要我不给,如何交互?你不言我不语,如何知乎?你不好我不坏,如何论足?你不真我不假,如何剔除?你不是我不非,如何见绌?你不男我不女,如何延续?你不死我不活,如何结束?

  风筝想飞得更高,可那根线却一直牵绊着它的追逐。但若是剪断了那根线,风筝会瞬间跌落。人生许多怨恨也是这个道理,正所谓应了那个成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契合,既是人伦相处的稳定性的前提,也是自然造化存续的基础。契合就会涉及阴阳、男女、凹凸、铆榫,就有高低、粗细、胖瘦、善恶之分。所以平等、公允和对称,只能是局部的、暂时的、权宜的,而不是大势和全局。

  人一辈子,如果能把自己看作一棵大树上的一片别无二致的叶子,就知道从生发的那刻就注定了凋落。如果把自己看作一把泥土,就知道风来了吹扬起的高度是暂时的,雨来了被冲到阴暗的沟壑里也是暂时的。如果把自己看作一个平凡的人,就明白那么多妄想只是闲心坏意促成的自虐,自己生念出的不少委屈纯粹是自己跟自己较劲,这世上一直就多你不多少你不少。如果把自己看作一个梦,也许就会洒脱一些,因为你知道你在梦里遭遇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醒来时都会烟消云散。把自己看作什么很重要,因为时间久了,你真的会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样子。

  平安夜里祈平安,信众人家庆团圆。尘世曾经遇神踪,今时凡俗不怕年。

  人人都有小情调,可惜常人办不到,无非你想他不知,梦魇醒来牙已掉。

  忽然突发奇想:千年来,北方和中原地区遇节逢年,以及传统祭日,都要向先人和祖宗奠奉饺子,就感到纳闷——难道祖先们就不想吃顿米饭?屈大夫为何总是吃粽子?烙饼和馄饨真是吃不惯吗?

  看到一部电视剧,上面有段台词,很感触:我无论怎么做,无论多少次,你只能活到这里……人间情义无论多么深厚,也逃不过宿命的安排,即使舍命相换,也改变不了注定的归途。红尘无法僭越的坎坷,大约就是眼睁睁却无可奈何花落去。而不必唏嘘,自然如斯,自有道理,只不过俗人不知耳。

  清心自会意境远,寡欲当然情怀懒,不跟俗世逐腥臭,淡茶一杯亦恬然。

  心有求,神难宁,梦亦懵懂。情无赖,意透明,魂不怵惊。岁岁兴衰,年年枯荣,只因红尘藏爱憎。

  排箫一曲,惹起万千情思。想远年旷野上,并肩策马而行者,可曾料见今日尘世之拥堵?山风一样自由的日子里,那愁肠百结时,眺望的目光不会被雾霾遮挡吧?白衣素描的年轮,为何不忍听一只横笛,唤响应和的竖箫?江山犹在,雅致已丢。寂寞处,不谈近处。

  雾霾让路途失去了风景,萧瑟让诗文耗尽了热情,寒冷让心绪放弃了遐思,寂寞让岁月陷入了伶仃。当冲动已需要勇气,当年轻已失去才情,当中年没有了功力,当夕阳不再暖红,这个死寂的世界,风太沉重。

  又是阴霾天,能见度不足百米。不由想到:云里雾里做神仙有什么好?茫茫不知前方是啥。人家神祗们还是云雾,我们肉身在世,却被笼罩于霾。据说,这是一级致癌物,戒不戒烟跟喘不喘气,真是没法比较和取舍。霾,正在改变这方世界,在不知不觉,在潜移默化,在阻挡和搁置。

  金莲纤纤盼月圆,玉指弄巧莲蓬间,王兄东湖撑船去,采得春风入夜欢。

  静是禅之径,净是禅之境。通之彻,清之澄,空谷幽兰,叶芽微凉,一丝纯粹声息,落伏岩土。不染不歌,默默无闻中,一场季风消停。

  亲者痛,仇者快,世上尘埃未散,犹有惨淡,遥遥极远。挥一挥浓霾,难猜当年,山清水秀间,谁眼不闭,从此失眠?

  鸟儿的宿命,要比人的命运,更具偶然性。当物竞天择的玄机依然还眷顾着翅膀,尘世末日崩塌的那天,它们其中一个,一定是最后的旁观者。

  年轮,终将会给每个人、每件物、每一种生灵、每一处所在,一份合理却未必合情的交代。时光的图腾中,惟有看懂和看不懂。

  有一勺“心灵鸡汤”说:任性的女人是遇到了娇纵她的好男人。这真是害人不浅的误导——任性的女子都是父母惯的,深究起来是缺乏家教和自律的表现。即使巧嫁包容和体谅的男人,也只能是将就一时,却不会将就一世。而且,拿矫情任性当作俗常生态,不知将来会教习出怎样的孩子。

  有人适合找个爱自己的人,可它偏要找个自己喜欢的;有人适合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可它偏偏拥抱了爱自己的那个。幸福不幸福并重要,重要的是后来,是否无悔。人生一世,许多事是习惯,以及被习惯。如此简单。

  有的人一生都活得心事重重,有的人一世都过的没心没肺。心事重重的人大多郁郁而终,没心没肺的人较少思索生命。智者不语,是因为他们总为说点什么才合适而烦愁,仁者无畏,是因为他们总觉得即使是恶人也会被感化。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因为他们想多了,让时间在犹疑中白白浪费了,让生机、活力和机遇悄然消逝了。憨人有憨福,那种福气也许憨人自己并不以为然。大自然和造物主的无厘头,竟不知凡人所能理解的。

  昨日繁华未凋尽,残枝夕阳倦鸟栖,南窗凭忆旧时梦,多少欢愉已别离。

  道非理,文非意,人言无稽。天行星,地流水,风云起息。我看到的是我,你看到的是你,偏一点是东,歪一点是西。原点不是原点,螺旋移离,生死之期。

  拉开窗帘,即刻看见了淡约的阳光,比昨天稍微多了些暖色,不似前两天那么惨白,使得白昼看日头像看月亮。曾经的蓝天、白云、晴晒,如今却是稀罕。人们需要习惯,习惯霾遮霾罩的日子,习惯活在“当下”“眼前”的拘囿,习惯吃饱了不饿穿厚了不冷的得过且过,习惯看不见鸟飞望不见星河,还要习惯自己不曾察觉的心理上的变化。玛雅预言说的一点都不差,末日元年开始,真是少见刺眼的光明了。好在这同在世间的几代人,正在变的麻木,而麻木恰好能克制浮躁,虽然这种从倦怠感中衍生出的状态并不比浮躁好多少,甚至可能压制了追求的冲动,也是负能量,但毕竟不再毛糙和犀利,让时代稍微趋向了温和。散布在地球各处的人类社会,总是殊途同归的,细微的地域差距和时间差别,不会影响宏大的同向结局。尘世人伦唯一的侥幸,是由希望支撑的,这既是造物主的伏笔,也是大自然的伏笔,居留其间的人们只是“愿意”自己骗自己。

  网络段子是网络时代的新“八股文”,是另一种琐碎、空洞与迎合。其中,不乏近似碎碎念的废话戏说,不缺马后炮式的归纳和总结,不少是古文新说、老理新编。抄袭和模仿是这个国度的人们一贯擅长的,即便是富有创造性的模仿也只是多了对边边角角的修饰,不管是语文还是科技。拘泥于这个时代的这种状态里,人们自然会缺少游离其外的勇气,盲从和跟随的安全感,阉割了一代代人的灵感与好奇。段子的形式,段子的内容,段子的流行,折射了作者与受众共同的无奈、共同的反讽、共同的渴望、共同的爱憎、共同的堕落,就像厨师与食客之间的默契,品味和口味,正在一起谋逆,一起篡改,一起沉沦,一起忘记。

  草原狼,山地狼,岛屿狼,平原狼,自然各具习性,那与人的地域之别毫无二致。因地制宜是生灵们被动的选择和适应,顺其自然是繁衍生息的基础。不知是幸运,还是厄运,现代科技正在逆自然而动,并在某些领域似乎取得了成功——人类正在创造一个自己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难以掌控的“新境界”,不难想象,不远的未来,世界会出现更多的“天翻地覆慨而慷”,就与当初的那群造物主们创造我们熟知的这个世界的手法十分相似。而也许,这才是宏大意义上的轮回。只不过,益损难料,不知谁笑到了最后。

  时光变迁中,没有不变的人,没有不变的事,没有不变的心,没有不变的识,只有维持不变的替代,只有强调不变的语文,只有坚信不变的信念。

  凡是人类自己讲出的道理,都是基于人的思考和认识的,都是人本论的,都是人格化的,都是以人为原点的拘囿。这段话本身也是人的道理,也是偏颇的。

  节日,是情感、物质和信仰的多重透支。节日,是对古老生活方式的执拗的重温。节日,是一种畏惧和孤独的集合。节日,是人伦社会日渐式微的盲从和惯性。节日,有一天会消失,消失在新的仪式性强调里。

  世间真理之一,就是“越争越不得”。但与此相对应的却是“放弃即是丢”。有时,人们是自己把自己绕糊涂的。

  违背己心,是人性的大恶。尤其在当下,特别令人沮丧的就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捧着一点都不可靠的信仰。”假模假式的世界,如果可以被确认是“文明”,那真实是什么?

  岁月流水:1.食物好不好吃,不在数量,而在味道。2.事情的发生没有突兀,只是你没早发现源头和线索。3.当下,保持肉体的饥饿感,要比满足心理和精神的饥饿感更重要。

  晴日暖光午后清,读罢楚辞念楚风,曾是梦里千帆过,犹念故国三月樱。

  紫叶依依念风来,绿茶袅袅唤雨徊,人间时光曼妙处,一树繁花即道白。

  红果戴雪梦如野,一念一缘藏心结,痴情种进光阴里,三生三世不过河。

  网络冲垮了多少行当,商场白骨累累。“一事兴必有一事衰。”此言有理。但不知网络剿灭了个性门店的同时,会不会也抹杀了悠闲逛街乐趣。福兮祸兮,悲喜交集。人世间,此一时彼一时矣。

  世人黏连,情深缘浅,竟不知,几人盼你长,几人期你短。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运气自有增减,岁月递进之路岐岐,难免大势尽失。悟透人伦者,退隐也是选择,况野心已死,不争高低。望月怀远,秦砖汉瓦犹在,英雄今在哪里?

  你从没给自己机会,绝然忘却一回。牵着人间的负累,你修剪着岁月里冒尖的懊悔。悲也暧昧,欢也暧昧,你无法为己心干脆。惨淡过往,没有谁,愿陪你眺望峨巍。自斟自饮的茶水,苦已饮尽,甘未如味。星光下,梦见风追,魂飞魄碎。

  所有跟星月沾边的神话传说,所有跟圆缺牵扯的历史转折,其实并不古老,都从那颗星球靠近大地开始,惹动了山的崛起,启开了水的涟漪。那个时期,你还未褪掉翅膀,你还像孩子一样散发着稚气。但是你的恶作剧,却彻底改变了自然风物的沉寂。大段大段光阴虚度而去,酣睡着的你,会不会在下一次醒来时,为过往哭泣?

  不管你舒不舒服,无论你愿不愿意,总有一条路,能让你走到生命的尽头。

  生命是一次燃烧,温度却无法升高。当冷却是最后的放弃,请不让把滚烫的心,灼伤无怨的微笑。目睹一片叶子凋落,是缘分的恰好,捡起或扔掉,一念之遥。季节的段意中,既有重复也有强调,只怕你没看懂,也怕你没读到。生命是一种滥觞,从血脉贲张的最初,从神经蔓延的过程,从淋巴肆虐的最后。灵魂是一大朵盛开的花,它自有理由或者不需要理由就能兀自枯萎,而那一刻,生命顿然就还原为冰冷的躯体。

  绝多数人,其实不知自己为何执着,为何懈怠,为何恻隐,为何愤懑。因为身在红尘,浑身沾染。

  那些迷失的人,那些迷失的心,不是因为深陷栉次鳞比的城市,不是因为拘囿灯火阑珊的幻象,不是因为时空态势的造作,而是因为灵怠魂虚,无以为凭。

  曾有才子佳人的爱莲说,亦有红杏出墙的红尘梦,还有徐娘半老的旧故事。而,棒打鸳鸯,划水为河,空窑半生。尘世,遥遥逝去的往昔,谁牵控着年轮的羁?

  一个让人无法沉寂的时局。破,就是破,立又难立。仰躺却无处可闲,匍匐亦无可追寻。独念默写中,似若每个字都暗含懊恼,凭栏远眺,仿佛每一眼都难泯怨怼。戾气如霾,屏蔽了清澈的见识,抽刀断水,又怎样割舍古往今来的光阴?时无高瞻,可摆渡迷津,芸芸众生,已失魂落魄。怆然一笑,也好,殊途同道,再度西桥。

  所谓古老,不过是一些被堆砌的建筑、文字和记忆。历史由此而凭借,但却从不真实——史实与诗书不是一码事,任何人借助任何实物也无法印证,当初的场景。

  任何时候,企图让世人笃信不疑的那些东西,恰恰是暗藏玄机的。你可以不信,但你却不必出口说穿、出手点破。因为,任何事物的原形都有反作用力,会伤及无辜。

  梦一般是躺着做的,所以如果你觉得很累,那一定是你心灵很苦。

  性与情,有时不得不分开说。但若是把它们一分为二,却都无法独自成章。人文生态系统之所以越来越僵硬呆板,越来越缺少生机活力,就是因为这世界衍生出了太多生搬硬造、断章取义、拆零割散的人,把原本有机的一体,分裂成了无数碎片。当下那些颓废的、浮躁的、生硬的、冰冷的、变态的、扭曲的东西,之所以难以理顺、无法疗治,就是因为割裂的疼痛,能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全身又各自漠荒不相照应,直叫智者投鼠忌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幅朝霞,每个人眼里都有一抹夕彩。期待者自有期待,怨艾者自有怨艾。你的泪水冲刷不掉它的笑容,它的懊恼抵不消你的热情。昨夜的星光点不亮明日的眼睛,未来的路接不通从前的迷蒙。那一张被疑惑揉皱了的信笺,无法被冷漠的岁月抚平。梦一旦开始延伸,你自己的天涯,再也不会跟它的海角,约定生生世世的重逢。花落还会开,只需一场春风,只可惜过往的那一朵,已悄然敛入虚空。世间万象变幻无穷,只要你决意放弃,即万古无凭。

  老调重弹的那句话是:人为什么越长大越孤单?答案按主流思维约有两个,其一是人的防备心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多会越来越重,坦言倾诉或开口求助的人会越来越少;其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依靠的可依赖可无忌可率真的都在减少,而独立承担独自承受独立思考独处世事独善其身的状况越来越多。与那几句话相呼应的是:当世人生为何越来越孤独?此问可一言蔽之,因为孤独是一种心灵感觉,而孤独是灵魂之本态——你没有孤独感,你就不是完整自如、完全自在的——无论形而上还是形而下。

  有人说:宽恕是上帝的事,我们要把恶人送去见上帝。也有人说:惩罚恶人时上帝的事,我们要学会宽恕。两句话其实都在世俗辨析不同角度的合理中,但是,自从有了上帝这个牌位,世上似乎就没有好人了。

  创业者的成功是偶然的,而从业者却是必然的,区别在人生态度。当代不少青年人最大的缺陷是,有志无气,有私无公。这是因为他们受祖父母、父母组成的核心社会的影响太深。当钱财不再是人生奋斗的附着物,而是主要目标时,远大理想和宏远追求就成了被笑话和被嘲讽的东西,敢于寂寞、专注科研、勇于畅想、坚持追求,已经成为“不合时宜”、“脑残”的代名词,迫不及待地挤入体制内、急忙火促地触网开店、忙不迭的贷款买车买房结婚生仔,竟是人生的要义,物欲情欲如心魔复生,让这个“活在当下”的现实社会和社会现实,完全失去了高远深邃的情怀。

  从非理性美学意义上讲,真实反而是丑陋的。所以世俗生活中,贪求真相的好奇心时常会招致烦恼。其间那些马马虎虎不奢求原本始末的,反而活的更宽松自在。因此,“已吃到了鸡蛋,何必再去追问是哪只鸡下的?”这句谚语,有其积极的喻世意义。

  冬越深,春越尽,梦越远,心越近。冷到极致是回暖,热到尽头趋向寒,世上自然与人世,或者柳暗花明,或者否极泰来,宇宙平衡之理,近似一副跷跷板。

  约一处山水相依,我在春天里等你。斟一杯真情实意,我在醉梦中读你。花开半夏,月圆中秋,岁月静好,不染忧愁。红尘朝朝暮暮,情怀海角天涯,抚今追昔,人伦自古竟风流。

  我欠红尘一壶酒,醉倒红颜忘忧愁,但愿红叶知芳菲,夕阳红霞染白头。

  不予不求度春秋,不怒不喜远恼羞,世间沉浮皆由命,身有羁绊梦无疚。

  成婚容易过日子难,相爱容易相处难。一个人是否可做情感的搭档,要看它与父母的关系是否和谐,凡与家人不和谐者,与其它关系人的相处也不会均衡稳定。

  那算了。轻悄悄的三个字,包含了一言难尽、说来话长、欲语还羞、欲言又止、欲拒还迎、落寞无奈等诸多复杂的意蕴。言外之意尽在言不由衷,飘飘然亦是蝴蝶效应,落落乎不啻星辰坠河汉。山水之间人伦深处,只不过三个字:那算了。或者就真算了,或者了未了,或者容忍了,或者坦白了。算不透算不尽算不完了,但仍是,算了。

  跟一在手机上读诗的同事开玩笑说,你一个老本科生能看懂诗?他一脸茫然,那什么文化层次能读诗?我一脸严肃地教化他:起码要老高中以下。这厮更加不解,本科生读不懂诗,那为何高中生初中生反而能读懂?我说,因为学识越高越缺乏感性,越不解风情。闻言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调侃竟这般正经。

  依着好父母,不如好身子。娶个好妻子,不如好身子。养个好儿子,不如好身子。找个好儿媳,不如好身子。带个好孙子,不如好身子。爬到高位子,不如好身子。挣到大票子,不如好身子。显赫大名字,不如好身子。长得好样子,不如好身子。混进好圈子,不如好身子。住的好房子,不如好身子。开的好车子,不如好身子。想开过日子,就是好脑子。有了好脑子,再有好身子,小心看路子,活好一辈子。

  深陷,如从无垠沼泽沦入无底泥淖;深陷,像从悬崖峭壁跌入万丈深渊。深陷,若疲惫不堪的身躯裹入绒被;深陷,似寂寥岁月闯入温柔之乡。深陷是一次随遇而顺,是一次放弃挣扎,是一次坦白疏松。深陷,更像生命的沉浸,最似年轮的专注。投入地悟一次,忘记自己。

  不见天日的岁月里,光泽引导着飞去天外的遐想。舷窗透出的眺望,看不到人间。大地上,一刻不停的发生和消灭,一把把锁定,一把把打开。跟世人有关的故事,无从说起,无从退换。停靠于时间渡口的小舟,不载欲求。

  大醉迟未醒,无梦唤酩酊。张目眼眶紧,两穴亦抽疼。量小充君子,举杯瞎逞能。酒事见真心,痴语露性情。年末世道乱,岁尾少相逢。时光转角处,一堆空酒瓶。

  时间无法改变,时间只在积攒。岁月无法替代,岁月只在证明。年轮无法忘记,年轮只在默写。逝去是往昔的行迹,未来是憧憬的目光。陪伴的犹在陪伴,追随的还在追随,惦念于心的人,岁岁年年,不离不散。

  岁月是人类规划的轴线,却是永远无法抵达的长远。无论你走多久,昨日永远是昨日,明天永远是明天,而我们只能留在当下今天,年年载载人不同,时时刻刻嬗变。我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已经拥有的别轻易丢弃,渴望拥有的不存奢望,珍惜与憧憬,一直深藏心间。

  那时天空澄明,那时云洁风清,那时爱憎真诚,那时笃信敬奉,那时江山工整,那时世俗淡定,那时人伦繁盛,那时情怀本性。那时我是一只孤单的鸟儿,去也牵挂,回也牵挂,四海为家,天涯月华。兴是春夏,衰是秋冬,真是真,假是假,家国天下,诗酒挥洒。天穹无垠,大地无涯,我的翅膀,昼夜不暇,梦境如花。

2016-01-0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