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5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碎语集:不提季节的名字

  赏秋不伤秋,寂寞一杯酒,君来醉欢夜,邀月染白头。

  时下,很少见刀刻斧凿的男人了——包括形貌、性情和骨气。当世,很少见欣赏刀刻斧凿的男人的女人了——包括影视作品、现实审美与世俗共识。柔柔的、软软的、暖暖的、高高的、白白的、富富的,被叫做男神,被唤作梦中情人,被朝思暮想,被悄然意淫。时代变了,仿佛一切都变了。一切,真的变了吗?

  所谓岁月、季节和日子,就是一条时光之路,它有曲折、蜿蜒、跌宕和断裂。所谓天涯、海角与远方,就是一条距离之路,它有坦直、迷茫与转折。一代代的人生,前赴后继地走在路上,坚定、矫健、自信、犹疑、踯躅、徘徊,有人未曾迈步就已湮灭,有人半途跌倒就再未站起,有人郁郁而行近似流放,有人瞻前顾后徘徊不前。时空的长路上,有人早已抵达,而有人却一直在探索。日出日落,山重水复,逝者已矣,生者继续。没有人知道时间从哪里开始,也没有人确定距离到哪里结束,在路上,在命程,在风雨,在云烟,在醒着的情节里,在梦见的愿望中,从婴孩走到耄耋,从形魄走到魂灵,从鲜活走到枯朽,从泥土走到尘埃,这一条冷暖自知、进退两难的路,可歌可泣、有悲有欢、亦窄亦宽、时聚时散、或明或暗、你快我慢,方向却永远也无法改变。

  一日三记:1、将来最赚钱的企业,不外乎三个类型:一是维持人体健康的特效药品研制、尖端仪器及可移动辅助设备制造机构;二是航天、深海、大机器人及专门快速物流的装备制造、领域开发企业;三是科技突破领先垄断企业。2、随着社会架构的调整、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新型生存法则的创立,个体人的生命价值和社会地位将出现革命性变化,由于宗教的消失、信仰的无意义、生老病死的重新定义、生理机能的再造技术大面积应用、人工智力的超常规输入和开发、超物质资源控制的跨时代,当下的道德观念、善恶标准、人际模式、法理基础、婚姻制度、繁衍方式,等待,都会被颠覆,甚至彻底沉寂。3、从某一个转折点肇始,局部地区的人类毁灭性战争必然发生,目前难以料见的非资源型冲突是导致地球人口大幅度减少的主因。

  当下,在社会各角落涌出的不少闹哄哄的新态审美和视听刺激,都是具有历史背景的,也是分年龄段的,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调动了人们的盲从心理。你看:广场舞属于百无聊赖怀念青春的大妈的,碰瓷属于经济弱势而又想不劳而获的无赖的,旗袍秀属于又馋又腼腆的熟女的,骑行属于血气方刚又生活安逸的壮年人的,跑酷属于朝气蓬勃的青年的,约炮属于情窦初开的少年的,愤怒属于路人倒了不扶却要踏平东京的侠士的,装逼属于历史课考零分史书没读过一本却要痛骂列祖列宗的专家的,流行属于不识谱不读诗词的作曲作词家的,画笔属于中国字没写过一千个外国画没看过二十幅的新锐的,微电影属于照片都拍不出个子丑寅卯的触电瘾患者的……群魔乱舞的盛会,终于开始了。

  背起行李,站在路口,你有没有迫切奔去的方向?哪个方向有你心灵标注的目的地?人生之旅,无非是出行或者回归,出的急切还是回的匆忙,行的欢喜还是归的惨淡,纯属命运使然。从开始到末端,人生有很多段落,有各种陪伴和各类离散,交集与错过任凭剧情发展。活着就在运动,就在路上,不妨随心随遇随意随缘。

  日照百里海岸线,既有平展辽阔且细腻的金色沙滩,也有恰如山水浮雕的嶙峋礁石海床。自东北至西南向的直线海岸,一目了然,辽旷清远。秋天的日照静谧安详,适合一份自如自在的清欢,冷冽之旁,涛声拂暖。

  别用一颗倦懒的心,欺骗游荡的灵魂,当密集化为迷乱的聚合,城市只能酝酿灾难。如果世界拆除了所有的围墙,人间一定能改变模样。九月的忧伤是因为不期的径向。海水退却的那个瞬间,低下头,不睹太阳。

  一个人的时候,不冥想,不张望,不寂荒。泡一壶浓茶,浅浅地品淡,涩苦与回甘相继,不恬亦不舛,风过窗口,轻吟慢板。

  即使人世智者最终确定人生没有意义,我们也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寻找到招致没有意义的那个起始,然后以一句通俗易懂的概括,告诉后人我们艰难彻悟的故事。

  秋分两半解炎凉,人聚一天话短长,中秋月圆桂花醉,农家小院囤余粮。

  百姓心目中的正统、传统媒体,千万别堕落成跟风网络的小混混,无论是媒体延伸出的新媒体,还是商业运作的“混沌地带”,否则观众、读者、受众、线上线下订户、普通网民,都会弃之如敝履。为何?因为他们发现原来小报、小刊、小站、自媒体、小道消息都是一样的,都是人云亦云,都毫无权威性、规范性,都不具备正视听、高信度、辩黑白、识真假的作用,不过是一窝蜂地争噱头而已。尤其是不适合大媒体过度报道、细深报道、滚动报道、背景报道、延伸报道、甚至不应报道的东西,就应该拿出态度,恪守中肯、适度、客观,要么一语中的,要么一语带过,要么忽略不睬。切不可跟网络上“追腥逐臭、恶俗阴暗、抹黑卖萌、暧昧花哨”的炒作媚俗、阴沟冷风、不怀好意之流完全沆瀣一气、为虎作伥,失去了大媒体的端庄、肃穆、优雅、客观、中正的风骨和气度。当下的信息乱象、人心乱象、社会现实,只是暂时的扭曲、沉沦和盲从,终会从某一代人开始,澄净沉渣、灵心觉醒,而不会继续见怪不怪、隐晦不耻。到那时,他们必然会惊喜地发现,原来一直坚持和恪守的正规媒体仍然矗立在那里,像一根擎天柱、一根人伦的脊梁、一种不朽的信仰。无论钱有多么重要,它也买不到天意、真理和正统,哪怕它假借了“主义、权力和民心”,哪怕它绑架了''''情感、道德和审美'''。人民币的代表符号是¥,像一个颠倒了的大字,而货币的基本功用其实是物质的估值和人群的粘合与认同,初衷一定不是创造一种用之于欺压人、盘剥人、伤害人的工具。曾经,传统、中允、客观、清明的媒体的出现,让世界变得可信、可考、可依,如果它们也被收买了,一个族群就彻底没有了共同的心声,没有了一呼百应的未来。

  亚瑟王虽然只是个传说,却倾注了一代代文学家们的热爱,也成了诸多文学作品的源创灵感。也许哪个时代的人都需要寄托,因为寄托一直就是灵魂的别墅。而史学家们就显得固执和拘囿,他们总是害怕自己陷入猜测的陷阱,不敢触碰没有物质佐证的推论,更不愿信赖人们口口相传的扑风捉影。科学主义者的苦恼往往启发于此——他们解释不了的未必不是真的,而他们能够考证的又总是晦涩隐蔽。苍生在浩淼的时光长河上,已飘荡了无法计数的段落,即使没有年轮、没有岁月、没有昼夜、没有日子划分篇幅,甚至还没有月华的莅临。亚瑟王也许不只是一个人的行踪,更或是一组人物形象的拼合塑造,一种理想集群的代言,他真实存在与否,决定了一个时代的人文品性。如果文学家们相信那是可信的人物,那么史学家的责任应该是大胆的形而上的追究,直到还原历史的原貌。中国的史前传说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并被中国的文学家、史学家和诸杂各家的识同,就是因为中国朴素的哲学理念与西方泛科学主义思想不同,中国古人和今人都坚持认为,蛛丝马迹的端倪无法揭露全部的真相,人类不可知的部分永远大于人心和智力的全部想象。我站在自己的思考维度上,我觉得中国人的智慧辩识和觉悟意力是比较靠谱的,只是中国式叙事太注重宏大、整体和轮廓,反而丢失了后人可询证、可忆描、可复述的细节、场景和技术凭稽,久而久之竟使那些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一切,被推入了虚妄的、近似臆造的尴尬境况。《山海经》的遭遇又恰巧相反,那些具体和写实,却因为作者肆意妄为的词汇、判定和描摹,而失去了严谨和有歉意的诠释。局限的时间与际遇,只能留下遗憾,而遗憾却给神秘缔造了机会,让文学家、史学家、乃至各科学者乐而不疲。

  心中有诗意和远方,情怀藏星辰与日月,不妨去学熟绘画与摄影。因为充满灵气、雅趣和意境的图画,更富有禅意之悟、深邃之幽、辽远之美。如能将不可见之诗情画意,化进可品鉴的视觉之美,岂不相得益彰?

  秋风秋云秋水静,秋花秋叶秋意浓,秋雨秋夜秋虫寂,秋月秋茶秋梦桐。

  此刻我蹲在楼下的小道上,想了很多,从开天辟地、洪荒之初,想到了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还想到了未来之末、穹空闭合。我的脑海里时而像宇宙爆炸的电光火石,时而像骤雨狂风下的翻江倒海,时而像丝竹问水的清雅诗境。从时间肇始到距离截断,我的小宇宙中一次次辨析着无中妙有、有一说一、一分为二、二生三维、三生四象的宏大玄黄。这一刻的我,简直就是天地人于一体,无边无际又细腻具体,一如那只沿着林荫小路背着一双翅膀悠然踱步的小麻雀。

  有的人,总是把自己不熟悉的行当想的太简单,而其实他们连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都没做到位。这类人属于典型的眼高手低。还有的人,确实本职纯熟,且有触类旁通的极高天赋,但正因如此,他们反而对其它领域心存敬意,因为他们知道隔行如隔山、行行出状元。读到这里,有的人就对号入座,觉得自己就是后一类人。其实这个世界上,庸人一直占了大多数,翘楚们自然是凤毛麟角并不多见,但是他们身具先天禀赋,所以即使把他们放错了时间、位置,他们也会钻出三分门道。

  八月落潮打牡蛎,滋阴壮阳益天地。辣螺煮熟挑吃味,海岸人家多趣事。

  乡野秋色醉来归,红绿紫金分外美,路人感叹田园秀,谁知汗水如雨飞。

  红尘,已了无牵挂。只因,不要,不予,不管,不顾,不问,不答。曾经,人间一切随缘;目下,空寂无涯。你面向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的心,是你自己的念,是你自己的形,是你自己的意,是你自己不舍的世界。我已不在,我已无我,我无处肃立,又无处不愿,我之在,皆是你的有意识。你把你的你,寄望于我的有形、有音、有情、有知,定然是徒劳的期待。不以山水人寰为凭,不语不计不能不信不惧不痴,惟自悟自证才无念,无念则无果,无果即是正果。

  这世界,诸神早已不再同情,怜悯亦是稀罕。神不知人心,故而不会感同身受;神也不解人惑,所以早已去远。天空上布满人们的希愿,比雾霾还厚,比云翳还沉,岁月竟被压弯。当下没有一人,为苍茫的未来发愿。

  音乐,来自心灵。当心灵枯竭了,或被功利世俗熏染成聒,聆听都是折磨。没有初心的人,他会忘记一切,包括那时,第一次纯净的胆怯。

  世间路途上,行走着各色各样的人。归去来兮,为财、为色、为食、为名,为浮生若梦,为前世来生。但若是那只眼没有启开、那颗心没颤动,不管阅读了多少典籍、听到了多少妙音、拥有了多少尊敬,无论尝遍了多少珍馐、驾驭了多少豪车、敛藏了多少财富,依然还是俗不可耐。觉察不到圣洁和高贵、怜悯和谦卑的人,永远也不知道那份与众不同从何而来。企图与圣贤比肩,不如觉悟天意的使然。

  中秋婵娟共千里,几分惦念几分思,回眸苍生一路来,半是梦呓半是诗。

  钱塘潮涌秋月圆,海曲礁岸遇娟婵。人间欢聚缠绻时,莫忘故远念心田。

  不管性别男女,无论年岁老少,倘若过度自赏自恋、自矜自持,就会失去体察别人用心、感应世道炎凉的能力,慢慢就会罔顾别人的善意、容忍、尴尬和苦楚,不自觉地漠视了时代变迁、境遇跌宕。久而久之,定然沦为孤家寡人——既没有体己、朋友、知音,也没有成人之美的愿望。手里放不下自己,如何拥抱世界?心里放不下自己,如何收留默契?只有在意别人,别人才会珍重与你;只有成全别人,别人才会舍命陪君子。谁都不要把自己想象的太好,只有你自己顾影自怜,只有你自己舍不得自己。红尘万千,一个人的身影,岁月不惜。

  一日三记:1、每逢机会可评点他人它物时,都要反思自己有没有开口的资本和见识,将要说出的话是否公允、客观,是否不沾私心偏见。这个看似庞杂无际的尘世,真正有能力审视和辨析的人,似乎都不在拥挤的场景里。2、社会现实中,有几个人能坦白自己的无能、无力、无胆和无识?谁又能为自己的瑕疵承担过失?3、爱一直就不是权力,甚至都不是约束。爱是对自己部分或全部的让渡。假如可以给爱一个层级,只有为爱而死的人,才是顶格的成全。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人寰。秋夜云托月,半盏醉红颜。

  如果岁月的片段里,总会遇到背影,我希望那个背影不会惹得心疼。假若时光的刹那间,总要留下背影,我希望那个背影不被目光笃定。秋天告诉我,温暖也会逝去,清冷必然相逢。不管你懂还是不懂,无论你听还是不听,风起云散时,不是暖春,就是严冬。

  春花秋月何时了,人伦熙熙闹闹,一代一生、一世一辈,都会遇到。忧伤也罢,得意也好,花不知,月不晓。一杯酒,恰好醉倒。

  有时不必问明天在哪儿,此刻在何处,端起酒杯就不谈沉浮。风一旦摇醒繁茂的过往,岁月就会凋落一路。人生只是一趟未卜的际遇,幸运或不幸的人,大概都是赶上了、赶巧了。趁着来得及,就把心愿赋予腿脚,深深浅浅的未来,不必问得清楚、看得明白、求得圆满。造化弄人,只因成败在天,你若是有情有义,不妨直言肝胆。人世间所有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都注定随缘。岁月中太多你越怕出现的事,越是会出现。每个人都像一个符号、一个部件,被嵌入了宏大时空一处不可或缺的场景,徘徊也罢,犹疑也罢,你一定会准时抵达,或按时倒下。你期盼你拒绝、你操劳你安逸、你委屈你顺利,那都是你必须演绎的角色,你的心念里从来捏不住一片恍惚的意志。当满月消瘦的时候,不如把情感攒一串空心的珠链,托梦把它挂到蟾宫的桂花枝上,从此两忘。

  秋阳淡淡照东墙,云翳朵朵去南乡,怕穷自会有代价,雾霭蔽日失清光。

  秋汐合奏迎婵娟,东吕海曲好梦圆。吴刚捧出桂花酒,醉风醉月醉人寰。

  人生有期不寂寞,岁月无盼度荒年。春暖芳华秋冷月,昼夜轮回光阴短。

  夜幕下,亮着灯的窗口不可怕,漆黑的房屋里或藏惊吓。窥视的目光常躲在暗处,直白的言语是坦诚表达。邪恶的心灵不知善良的温度,孤独的人生不需要喊话。如花似月,水畔知天涯;灵犀一念,峰岭见宝刹。割不断的是脉络,折得断的是初芽,梦回家,魂不枷,原来仿若一刹那。尘世昼夜间,有你不真,无我不假。

  人的心里到底深藏了些什么,其实人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即使专门研究人心人性的相关学者也只是略知了浅显表层的东西。那么多年岁过去了,宗教始祖、高深圣贤、哲学家、文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等等,他们殚精竭虑、倾注一生,也无法系统详尽地揭露出人心的奥秘。即便偶有天赋的极个别的智者刹那觉悟了一丝玄机,也终因寿命、语言、文笔和其它条件的限制,生命末了也未能完整表白出人心性情的真相和全貌。这怨不得历朝历代、古今中外的探索者,因为人心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且那难讨究竟的心灵深处层层叠叠、曲折蜿蜒的蹊跷,并非像人们已知的那么简单,内里更多的隐晦也许正是上苍或造物主煞费苦心的埋伏。人们通过自己的禅悟、通过语文研讨、通过心灵感应、通过影视作品、通过学术探究、通过科学发现、通过生命修为,企图揭示一些脉络、征象、逻辑和规律,但是纵观横辩,依然是细碎零散,不得要领。也许人心真的不是人们自己所能驾驭的,那只是某种介质的终端载体——有形无形之中,冥冥相通。而人类所谓的使命、运程和经历,或者只是沿着某种规程循规蹈矩。人伦世界,我们每个人一直难以识透自我、管控心绪,我们纳闷的地方实属庞杂突兀。从肉体的诞生到生命的结束,我们理解不了的自我,像一滴水之与大海,浩淼烟波,不明因果。

  秋空澄蓝云似火,海曲晨黎初先照,梦醒踩沙寻熹去,海天一色祥光耀。

  大美秋光,海天净旷。紫气东来,昭示吉祥。日曙先到,万般和好。人文齐鲁,灵秀日照。海天圣境,风情妖娆。东方奇迹,未来世道。

  一日三记:1、从生活的诸多情景里探察出的结论,可以简要概括人的惊惧心来自何处——对未知的忐忑、对陌生的警惕、对失去的担忧、对死亡的拒绝。有时因为对一个人熟悉,而不觉得他很可怕,甚至对他很具侵略性的发达肌肉都可熟视无睹。2、从中国古代成语中端详先人智慧,可以了解很多人伦的错愕。比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就是一句成语,它简明扼要地评定了一个人的价值功用。而诠释一个人不可用、耽误事的原因,也可以用成语指出他的瑕疵所在。其中,画蛇添足、节外生枝、刚愎自用、纸上谈兵、畏首畏尾、孤陋寡闻、叶公好龙,就足以使一个人一败涂地。有时人们不必贪大求洋、刻舟求剑、东施效颦、邯郸学步,去翻阅经史子集、博览中外,只要安心的看一遍成语词典,通晓成语典故,就几乎能够博古通今了,而走上这条捷径,在文盲极少的当今社会,绝大多数人都不受到任何阻碍。3、从通俗易懂的角度出发,知识和能力可以概括为一个人的思想和做法,但二者既有相辅相成、相互撬动的内在规律,也有不相适应、互不协调的问题。比如有的人想的多,做的少,想的多,不会做,而有的人,善琢磨,说不出,但动手能力强。文理兼通的人不是没有,只是稀少。文不知理的玄妙,理不谙文的乐趣,但总言之,其实文是理的表达(表现),理是文的源泉(思考和辩识)。一个社会如果不重视对理科(通俗意义上的数学、物理、化学、医学等基础学识),不重视对科学技术人才的培养、塑造和使用,不建立保障和爱护制度与机制,只靠无根无据的人文饶舌聒噪,那就会很快陷入了空谈误国的沼泽,有百害无一利。

  活着,就要有很多死去,为生命提供生命。当近海捕捞掠尽了蟹兵蟹将,徒留一汪咸涩的海水后,休渔是不得不考虑的选项,而围网养殖、网箱养殖也是不得不实施的补充。餐桌上的铺张、口舌肠胃的贪婪、人口繁殖的私心,已让自然资源日渐匮乏,使物质转换失去了规律,在人们不知不觉中,一切都在悄然质变。火星发现了液态水,令许多人感到异常亢奋、浮想联翩——有人惊呼,要赶快移民过去,过新生活。而我们是否应该冷峻地逆向反思:我们人类的生命之初,是不是就因那时火星环境日渐恶劣,才不得不逃离,而陆续迁移到了地球呢?

  晴干宜晒的秋天,风萧如歌。日照火车站接站广场周边,转悠了近半个时辰,竟没有发现一家可小憩的咖啡厅。来早了、等久了的人,无处候坐,只好呆蹲于路边或踱步于空地,任风湊日晒熬费分秒。是城市品味的原因,还是客流不足的缘故,这么重要的通衢地带,无人开办候车消费场所,实在令人不解。服务意识、服务业、服务商机在中国,一直温吞不热,恐怕这也是经济转型的一大瓶颈。

  秋天深处,是一场宏大的送别,漫山遍野的火红、金黄、枯色,为繁茂岁月抒写小结。诗歌总是含蓄而朦胧,涂画亦然只描意境,而每一场风之陪送,总感伶仃。情怀如似一望无垠的大海,当云翳从山巅捎来思念,不由潮汐翻转、浪花湿滩。朝朝暮暮不停翻篇,只好藏一枚落叶,企图记住从前。

  所谓智慧,只是多于常人的洞察。世内人心,世外山水,浩淼穹空,处处线索、时时缝隙,只差那一眼端倪。越是自命不凡的人越是盲目,越是远离觉悟。生活没有真相可言,只有事实和每天。黎明降临以前,智者犹在乐水,仁者还在乐山。

  九月之末,冷雨淅沥。伞下行者,踏水听溪。深秋雨后,翠色退逝,寒花几朵,绽放孤寂。钟情于秋者,读萧瑟如诗。伤情于秋者,任愁绪缠丝。

  一日三记:1.懦弱者之所以懦弱到令人厌恨,是因为这世上没有哪怕一个人,给他的勇敢壮胆。2.人可以剥夺他人或自己的性命,却终归攫取不了灵魂。3.有人说,老人在哪儿,哪里就是家。天南地北聚拢到老人身边叫回家,兄弟姊妹邀约相见只能叫聚会。聚少离多终是散,人生最可信的幸福就是回家。

  假日,有一种恬然叫懒散。蓬松着头,邋遢着衣,端一大杯茶水呆坐晾台,听着电视的声,望着窗外的景,任微冷轻细的秋风慢慢唤醒。远方没有去向,身边没有纠缠,那被啃了一半的苹果,依然新鲜。淡霾天,阳光淡淡,淡淡无期亦无奇的日子,一个人的独处,即是安然。

  山在山里,水在水中,魂在心里,心在情中。石不硬,木不软,云不热,风不冷。花开不响,梦碎不疼,叶落不语,魄散不惊。小桥流水千年去,楼台亭榭百年等,一次邂逅,三生回眸,雨雪轮替后,春秋半程。浅唱低吟,轻弹心声,古国城外,杨柳青青。素笺短词,三言两语读不懂,弯刀寒刃,天下四方走不通。时空之门,缘起缘终。

  日照秋光极目眺,天蓝海蓝心旷远。钓客听涛知音醉,一壶尧酒品逸闲。

  一日三记:1.女人应该像港湾,容得下归航,也送得走离帆,经得住飓风狂澜,耐得住寂寞悠然。有人说,这样要求和看待女人,做女人岂不是太难了?换个角度看:大地,海洋,河流、心性、母亲,莫不是女人,它们都做到了,如此自然,如此而然。2.隐忍是人的逆向成长,就像泥土稀薄的悬崖绝壁上一棵松树,看它矮干瘦枝,不如参天大树那么挺拔俊秀,但它却根系发达,峥嵘千年而不枯。3.被赞誉的地方通常叫优点,被贬诋的地方一般称缺点,优点与缺点就是一个人的特点——因审视者辨析的位置、角度和个人的心思、目的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就不同。不管被爱、还是被恨,谁都无法更改自己的天性,而天性决定了人生在世的姿态和处境。

  心动于某次柔软的目睹,温润如玉的心灵由此苏醒。初心大约就是这样舒畅,任世界宽松自在,而自己亦然不再紧绷。养花弄草与打理庄稼的区别,或许不止于安适或劳碌,不止于生存和生活,不止于本能与境界。初心不忘确实很难,所以需要养护。

  后来,你才知道,有些事不是一开始如你想的那么简单。后来,你才明白,有些话不是一开始如他说的那么简单。后来,有些梦不是一如开始你自己诠释的那样美好。后来,有些情不是一如开始你自己甘愿的那么顺遂。后来,你发现期待是一个越吹越大的泡影,你其实承担不了它破灭前的那份绝望。后来,你察觉承诺是一个越陷越深的深渊,你其实难以面对它带给你的那种虚无。后来,你忽然意识到,曾经的一切都是自己欺骗自己,只是你缺乏承认的勇气。后来,你猛然苏醒了,过往的所有都是岁月叠加岁月,只是你失去了重新选择的时机。红尘万千缘分,但有些缘分不适合你。世间无数邂逅,但有的相逢不是如意。你转过身去吧,即使另一条路暗淡无际,但你只能摸索着,找回你毅然决然的未知。

  每个人都有隐藏了情节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只是全部人生的一个段落。命运是一个巨大而琐碎的前因,却只有一个一目了然的后果。看似宁静的夜,看似晴丽的晨,看似炽热的天,看似沉默的山,有无数个隐含,慢慢改变。发现真相的那一刻,几乎一词概念:为时已晚。

  夜半冷茶味已淡,城外路途才一半。假期何苦自放逐,魂不守舍身疲倦。

  生身为人在红尘,苦乐聚散伴益损。睁眼一天眯眼梦,恍惚刹那即销魂。

  灯灭楼宇孤立夜,秋风冷峻抹窗过,世间炎凉不经意,得失转瞬止岁月。

  一日三记:1.太重名利的人,大多是罪人。不止他活着时因贪婪名利而折磨了自己,还因他死后仍然以他名利得逞的故事诱骗了世人。幸亏其它生命没有卷入红尘的名利场,不然有一天恐怕连猫叫春都会用上咏叹调。2.一条硕大的鲶鱼最终被一根细细的线和小小的钩钓上了岸。因为它怕疼,缺乏挣断钓线或撕豁嘴唇的勇气。最终它死在了菜板上,而没能像英雄一样安魂于深水之下、死得其所。它的死是带着耻辱的,只因为它怕疼。怕疼是众多生命的本能,这个本能起初是源自保护,却终究沦为另一种葬送。3.周星驰在接受采访时说:一万年太久了,如果眼前能做的事就立即去做。(大意)他用五十岁人生修悟,道尽了人世间最朴素的初心。众生最大的苦恼就是一直不晓得,今生今世自己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耗费了那么多昼夜,苦心竭力攫取了那么多,却换不来岁月之末那一份无悔。人一辈子最怕的就是,得到的越多越不快乐。

  活着,不必说放下,那太蒙太奇,也太柏拉图,更像乌托邦。活着,只有轻拿轻放,少拿少放,不拿不放。活着,一点执着,半分痴颠,几分清醒。活着,不被好奇诱哄,不被玄虚掏空,不被华丽糊弄。活着,不饿不冷就好,不妒不恨就可,不诋不坏就行。活着,别富贵无寿,别贫穷失德,别貌贱心奸。活着,意志坚定走得从容,情怀清凉安得自在。活着,让灵魂在殿堂,遣肉身沾尘埃,不慢不快。

  ——辑录截止于2015年10月4日

2015-10-04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