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5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叙事散文:觊觎梦想

  很多年前,某单位小许常到某理发厅理发,好几次都是理发师小范接待的他。久而久之小许发现小范性格柔和、言语温良,就特享受小范的手艺。
  时间一长,大伙儿也都看出了子丑寅卯,小许再去别人就故意不去主动招呼他,任由他等到小范空闲。
  日久生情,缘来天成。小许终于因对一份温存的贪恋,不嫌小范临时工身份,不顾家人反对而娶了她,组成了家庭。小范也随即辞掉了工作。
  婚后恩爱自不待言。一年多后女儿出世,小家和乐融融。但生活不总是一帆风顺,待女儿入托后,小许慢慢感到日子的拮据。在中国,一个人的薪资养活一家人很难,尤其是在父母帮衬不多的情况下。
  小范在小许和双方朋友支持下,转包了一家中型酒店,住宿餐饮一应俱全。刚一起步很是辛苦,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年多时间酒店生意就转上了正规。其间,小许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几乎把所有的业余精力全部投进了酒店的外围事务。
  酒店生意好了,生活也就渐渐富裕。但两口子的矛盾也就慢慢暴露出来了。小范不但没给小许理发、拿捏和按摩,而且还经常指责小许这不是那不是。
  裂痕起于细节,怨气积少成多。没到七年之痒的波动期,小许与小范就分道扬镳了。孩子归了小许,小范另立门户依旧做餐饮生意。小许灰心丧气关掉了转包的酒店,带着女儿回归了职业男人的日常生活。
  有一次在街口碰到了小许,闲扯了几篇。但他还是隐瞒了自己离异的事情。当问起小范时,他很麻利地回答说:她到海边开了一间餐馆,我工作忙很少去帮忙,有时间有应酬往那边走啊。问起他的多了,他撒谎也变得自如了。而显然他还是惦挂着小范的生态。
  后来也知悉小许的朋友问我:挺传奇的一对怎么就掰了呢?我沉吟了一会儿答道:我说不准。人生缘遇本来就不能套公式,一加一不知该等于几。但小许曾说过的话,足可预示一些迹象。
  朋友好奇的追问:他说过什么?我想了想坦言:小许曾流露过他的意向——小范给他理发,让他有一种进入温柔乡的感觉,如果这样的女子娶了做老婆,以后理发再也不用花钱了,在家就能踏踏实实地享受。
  朋友不解:这能说明什么?我答道:小许娶了小范的那天,小范就不再做理发师了,再理发就要去别的理发店找别的理发师了,当初小许他向往的温柔乡,没有变成事实,取而代之的是油盐酱醋、亲来客往的实在日子。他必然会有心理落差,因为他们情感契合的基础没了。
  哦,是这样。朋友似若恍然。我借题发挥,谈了自己的看法:不管男女,内心深处都有一些无法释然的渴望,都有不附加任何条件、不顾及他人个体差异的期待,希望遇到懂自己、惜自己、会做饭、会收拾、完全忘我、美丽聪慧、无所不能的人,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但现实际遇中,会有那么一个像是“合成体”的人吗?当然没有。当铲子戗了锅沿,刺耳的声音穿透心灵,一切幻觉都会破灭。
  红尘人人都唯我,自古至今莫不如是。即便是大英雄、大德者、大贤人,也未能逃脱“我”心目中的某种信奉,即使他作出了牺牲、给予了成全,那个“我念”依然未曾放下。

2015-05-1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