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5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散笔:命运即是真相

  常遇追问,你信命吗?命运的真相是什么?我说我给你们写三个故事,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也算是我的理解吧。
  1.从小他的父亲就教育他,男子汉要勇敢要担当,“威武不屈、贫贱不移”。但日军来了不到三天,他就报名当了伪军。老父被他气得喋血而亡。他默默忍受着丧父之痛和乡亲们那怨毒的目光,将老母亲伺候得像太后。八路军武工队联合攻打县城的时候,他炸掉了军火库,杀死了日本军曹,打开了城门,与日军机枪手同归于尽。县城攻破后,老母亲在侄女一家帮助下,一脸平静地安葬了儿子。离开墓地时老母亲回头看了儿子坟墓旁边老伴的坟头,用手指了指,近似自言自语地说:老头子,当初我说的你不听,现在你应该见到娃了,你真的错怪孩儿了。
  2.从小娘就对她叨叨:女孩儿要守贞洁,不能水性杨花,她一知半解的慢慢长大了。家道中落,她被卖做了使唤丫头,她不怨。她谨记娘的话,不屈员外老爷的淫威。她被送给了大郎,当了“三寸丁”的娘子,她不怨。见到了武松,她才知道什么叫心跳、什么叫爱情。可他一次次羞辱了她,她感到困惑,娘没有告诉她什么叫爱,爱了该怎么做。与西门庆苟合的日子,她其实并不快乐,她只是把西门大官人想象成了二郎,她恨自己,也怨二郎。当武松手中的朴刀划过她粉色的颈项时,她忽然体验到了什么颤栗的快感。那一刻她恨不得大声喊出来,但她已发不出声息。意识渐渐模糊了的时候,她笑了,她不怨娘,不怨二郎,她只怨自己。
  3.他对孩子们的要求很严格,甚至苛刻。孩子们从小很乖巧,长大了也是本份老实。“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说的就是他的几个孩子。地震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包括他的两个儿子,他们都是老师。强震的那几秒里,他们不敢自己夺路先逃,因为他们怕被老父亲骂死。他们分别护送出了十几个孩子,却失去了风华正茂的生命。最后一个逃离的女孩,慌乱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老师被塌下的承重横梁砸倒的瞬间,一刹那她似乎看到老师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不舍,至于老师不舍什么,她一直没想清楚。经年后,她去老师的坟茔前问过一次,当时风很大,她什么都没听到。
  4.他没想到自己会有决心舍俗奉佛、遁入空门。老父老母来看他时,没有半句责备的话,只是告诉他不必惦记俗家妻儿,安心修行。他没有解释,也没送双亲出山门。双手合十,他跪于大殿,清泪横流。师傅没说话,只是走到他身后,在他左肩上拍了两下。两年后,他在一次早课后问师傅:当时师傅为何没劝解我,为何拍我左肩两下?师傅说:不知该怎么劝,因为师傅我已忘了世俗情感,左肩拍两下,也只是随意而为,没特别的意思。那你却是怎么理解的?他点点头,回答师傅说:是我想多了。我以为师傅拍我左肩,是因为当时我面北左为西,我心已皈依西方极乐,就别再怀思世俗。两下,代表放下二字。师傅微微一笑:心思缜密的人,总比旷达的人累,有时不思不想才是智慧的起始啊。

2015-05-1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