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枫叶

创作时点:2005年04月30日上午,写于日照新市区

    

    一个雾天,从清晨开始荏苒。茫茫视线,让乳白色柔柔地包括。城市的倩影,隐含于一种拘谨的朦胧中,是谁的眺望,被季节撞痛。

    太阳是这个时段最吝啬的传说,安静的绿色在枝头暧昧着,把迫切的脉络写成了沉默的诗歌。其实有许多次醉,与酒杯无关,情感的味道,常常在无法透彻的心境里,点燃满怀的激烈。

    窗外,总是把目光探向窗外,似乎玻璃的外面,就是旷远。生命的压抑是因为一层隔膜吗?那是一层薄薄的雾水,还是一种深蕴的叵测?推开窗扇,除了一丝曼妙的润泽,还会柔软了些什么?

    雾懵总要过去,清晰慢慢回来,那些偷偷改变着的景色和早已习惯了的声音,依然展示着相对真实的时空和人伦。达观或是郁闷,都要正襟危坐,让一副不愿喜形于色的表情,肃穆在无人说穿的寂寞。

    命运的玄妙,其实不外乎情深缘浅,嬉笑怒骂的起源,总因由心底那些无力抹去的极端。一条小路的联想,一个季节的期盼,一份孤独的肆意,一段无言的自检,只不过是人生曲线中难以切割的灵感断面。

    思想深处最执着地寻觅,每每遭遇突如其来的雾霭,前行还是退却,都没有指向憧憬的路牌。若把一幕幕的记忆排演成纪实的剧情,主角是谁配角是谁导演又是谁?当雾的背景被昼夜替换了,还有谁能以足够的耐心,一直坚持观看到落幕的那个瞬间?

返回2005文辑列目页面

[关闭窗口]

本站自创文学作品蓝色枫叶文学原创中文网版权所有

2005-04-3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