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枫叶原创随笔作品阅读


蓝色枫叶 于 2001-05-01 15:08:17


 
    从来就是一个人走着,毫无目的又非常执着,在那风雨交加的黎明,在那落叶飘零的黄昏,在那烈日炎酷的午后,在那漆黑寒冷的夜晚。就是那样孤独地行进着,不顾一切地行进着,仿佛没有片刻的踌躇。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没有随从也没有向导。翻越千山万水,滴血的双脚丈量着人生无法界定的长度。四季擦掉了我的脚印和无缘无故静静流在腮庞的泪水。而头颅一直就是那样倔强地昂起,用一双浑浊的眼睛分辨着朦胧的视线。
    路的尽头, 陷入川流的浸泡,我撕裂了我的身体,把自己从身躯中挣脱,我看见自己的身体随奔腾不息的水流远去,我抛弃了我的头颅,我干瘦的头颅重重地摔碎在坚硬的山石上,一任那些杂乱地思想如烟消散。我只在意着我的心,我看见我的心在冰冷的大地上弹跳着,划出一道道弧线,鲜红的血滴溅开一朵朵艳丽的花。我知道我的心,已经无人无处收留了。


|返回主页|站长信箱|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