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心动的邂逅   


  曾经,我答应一位蓦然相知的朋友,写一篇名字叫做《女人的眼泪》的文章。其实我是源于感动,源于一种无法言寓的莽撞,源于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在爱情轻溅的这个时代,女人还有挚热的眼泪么,会为了那种莫名奇妙的好感、那段难以抑制的吸引、那份心动的感觉、那阵突如其来的颤栗而流出大颗的非酸非甜的泪珠么?是的,还有那种痴情女子,在我朋友的人生的遭遇中,他的眼睛、指尖以及双唇,都触摸到了那清澈流过一副美丽脸颊的泪水,并透过那朦胧泪眼,看到了她不曾犹豫的迎接,那是一种毫无条件的接纳,仿佛在兑现一个前生无怨无悔的约定。 
   
  此刻我,想起了自己的承诺,写一篇《女人的眼泪》,不是明媛大闺,不是瘦燕肥环,就是想描录不为人知的普通女人的情感涟波。这是一种宿命驱使的冲动么,我不知道。我纪录一个故事,一个名字被人叫做海子的男人经历的很自然的一个故事。 ——题记
 

  那个省城很朴实,拖沓而散乱,看上去那里没有什么可以臆想醉人邂逅的理由,泛泛而去泱泱而归,不曾留意季节如何分明在那个城市。海子就是那么频繁穿梭于那个城市,不是为了奇迹,只是为了生机。 
   
  当又一次公差驻足那个城市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海子在那个并不特殊的场合忙乱着,不知道即将面临着什么,无聊而烦躁。她也在那里忙碌着,一个让人第一眼看上去没有特别印象的女人,长长的头发被约束成马尾巴。 
   
  海子应酬着那些熟悉或者虚套,平静下来的他坐在沙发上不经意打量着那个女人,甚至不曾仔细观察。然而就在视线的游离中,她们的眸光其实已经达成了默契。 
   
  晚餐当然很热闹,热闹得让海子满面红光。他们又一次相聚,在那喧闹的朋友间,言来语去中他在观察着她,因为海子隐约从她的眼神中窥见了一份亲和力,很温馨的感觉。没有不散的筵席,聚会没有一个主角,海子疯够了,想到大街上散散心,毕竟出门在外,每次都是惶惶然不知如何打发漫长的夜晚。 

  就在他漫不经心中,看见了她,他喊住了她说,陪我散散步好么?她说,我要回家了,天太晚了。不过,她犹豫了一下说,要不陪你走一会儿吧。于是那个城市的街头多了一对看似情侣的漫步者。 

  分手的时候,海子对她说,我想吻你,说着也不经她同意在她脸颊上和干燥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两下,她很突然却并不生气,只是笑了笑说,海子你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第二天海子一直不敢正眼看她,他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也怕她难为情。但是她并不在意,还是那样主动为海子他们一群人忙着,浑身充满了活力。中午,海子很想跟她坐在一个饭桌上,但是海子最终放弃了那个念头,因为他身边的朋友正拉着他向墙角的那个桌子走去。 

  晚饭依旧是推杯换盏不亦乐乎。期间,海子对找了个敬酒的机会对她说,我们饭后一起走好么?她说,你在楼下面等我。返回住处的路上他们表面上还是胡乱侃着,其实内心都不平静。海子轻轻把手扶上了她的肩头,她没有一丝异样的表现。他们就那么自然地走进街灯下一个清爽的夜晚。他的手游走在她的脖颈上,光滑的感觉使他感到很冲动,他又一次吻了她。她说,这是在大街上,让人看见了。 

  在那个城市的一个中午的告别宴会上,她主动找了他喝了一杯酒,脸上红红的一轮轮酒晕。他说,下午我不走了,你去我的房间好么?我有话说。她说,好吧。 

  午后他在房间里等了很长时间她也没来,迷迷糊糊中他睡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他被敲门声叫醒了,他开门过去。哦,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她婉然一笑说,我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就来了,还差一点找不到你的房间了。他关上房门把她轻轻拉进怀里,她说你干什么?海子没有回答,依旧紧紧拥抱着她,走近了床边。 

  她从海子的拥吻中坐了起来,满脸的泪水。海子举手无错,忙对她说对不起,是我鲁莽了,我也许弄错了你的意思,说着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眼睛,帮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滴。稍稍平静了之后,她对一脸茫然的海子说,我控制不了自己,没事我就是想流泪。我不怪你,否则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海子把她扶靠在床头,给她倒了杯水说,能告诉我你的心情么?为什么好想很伤心?她喝了口水,对他讲了自己的经历,他感到很震惊,但是他有无法相信,却不敢问得太清楚,怕又一次伤害了她。最终他们还是陷入了长长的缠绵,并在心中刻下了对方。 


    后记

  她的故事很奇特么?我曾问过海子。海子却不想对我重述。我也不能再问。海子说,你无法想象。你知道这些就可以了,把它记录下来发到你的论坛上,我看看,我也让她看看。那么后来呢?你们怎们样了?海子说,她已经成了在那个城市最亲近的人,最亲近的女人,那里已是我最温暖的梦乡,那座城市让我难以忘记。 

———————————————————————————
     枯叶自随西风落,清月又从云边出。

蓝色枫叶-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