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无梦季节

  直到那天晚上,萧风对她还是一无所知。
  当风尘扑扑的萧风被邀坐在饭桌边上时,他的潜意识中察觉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子与众不同似曾相识。出于拘谨本性,萧风除了闷头吃饭别无话,乘坐八个多小时的车,也确实很累。那时她的目光冷静,圆圆的眼睛里清澈如水,她似乎善于在陌生人面前沉默不语,不像她周围那些人那样毫无顾忌高谈阔论。
  长达7天的会议让萧风有了接近泠妮的机会。泠妮是她的名字,萧风是在次日上午会议开幕式上知道的──她是本次会议组织者之一。坐在非正式的主席台上的泠妮看去显然不够自然。难怪,那时她还是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微机系应届毕业生,面对如此之多的年轻“老干部”那些过于探究的眼光,泠妮的眼神的像外星人。这次开幕式除了不停地观察泠妮之外,其他议程萧风没有什么印象。
  这个省会城市的冬天冷得可怕,让来自海边温润小城的萧风,不知怎样打发那些空余时间。在一种神秘又难抑的亲切感支配下,萧风努力想熟悉近似神秘的泠妮。泠妮仿佛一无所知,冷静中不失礼节,这很让萧风感到沮丧。
  也许是萧风的一些言态让会友们有所知觉,他们善意的玩笑于是就在萧风与泠妮之间展开了。对此萧风不知道泠妮是否听到过,萧风没有认真去加以辩解,只是感到相见恨晚,深感遗憾。
  萧风是一个非常刻意追研人性和情感的,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友谊观的,不合群的人。常常在凑堆后的人群的喜笑怒骂之外,淡然保持着一种距离和沉默,给人一个过于孤冷的印象,这使他很少遇到可以放怀倾诉的朋友。虽然萧风并不感觉孤单,但却他非常怜悯人性不自觉的迷失。 但却是那个让人觉得直善坦然中不乏孤冷的泠妮让他一见如故。
  在一次会餐晚宴上,年龄稍长的萧风成了与会少男少女们的众矢之的。当晚萧风喝醉了,醉得简直一蹋糊涂。乘酒后英雄胆,萧风找到了泠妮,对泠妮一通袒吐,把自己内心让人难以理解的失落和始终不改的憧憬一泄如注,其实醉话不少的萧风也明白,那些心灵中涌现出的人生情结,是无法用语言述清的。或许泠妮认为萧风喝醉了,当时没有表现出过激的反感,这让萧风回想起来很庆幸又深受鼓舞。萧风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把一个玩世不恭又近似冷酷的自己,点拨的莫名其妙又痴痴迷迷。那段时间萧风陷入了失常的思辨状态,心中只有泠妮若近若离的脸庞,还有她实难描述的爽朗笑声,这笑声直至今天似乎还在萧风的耳畔环绕。
  萧风常常在回忆中为自己当时的言行感到困惑,因为他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情感的独行者,决不会为漫长人生中的任何邂逅而激动而畅想,而他却无法解释他对泠妮的丝丝不断的牵念。 故事的发展接近一个传奇,会议结束后的分别中,萧风在直觉中读到了泠妮眼神里隐隐约约的非常细微的异常,归途中萧风心中不时溅起无言的狂喜。回到小城后的萧风,熬过了几十个不眠之夜,他写了无数封热情洋溢的书信,但是他最终没有勇气寄出去。当然后来他还是寄给泠妮一封信,而这封信已经涂掉了激越和情切的言词。
  次年夏天,也许是天意的安排,一次有泠妮参加的会议安排在小城召开,萧风是承办单位会务人员。会址在紧靠黄海岸边的旅游度假宾馆里。萧风又一次见到了参会的泠妮时,泠妮表现出了一种当初萧风没有发觉的老练和世故,也许时间会给人经验和判断,但那决不是泠妮眼神中让萧风觉察的成熟。那时萧风的心情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正处于非常暗淡的阶段,同时他没有太多机会接近泠妮,于是萧风不停地找醉。醉后一次次约泠妮外出,非常谨慎的泠妮最终答应了萧风酒后固执的邀请。
  海边当然是浪漫的风景。那个清爽怡人的月夜,顾不上穿短袖衫的萧风赤膊与泠妮整整谈了一个晚上,泠妮耐心地倾听着萧风那些缺少铺垫、随心所欲又断断序序的句子,那是一个萧风记忆中非常美好的夜晚。萧风就这样不停地醉着,醉在那个无拘无束的夏天。而萧风每每想起那次相逢总是感到深深的懊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留一份清醒与泠妮轻轻促谈呢?
  酒后的萧风有时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泠妮接受萧风第二次约会的那天晚上,萧风已经醉的非常厉害了。萧风至今没有忆起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强行吻了泠妮的,他只记得泠妮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向他发火,泠妮的态度就是那样柔弱而又十分坚定,这态度让萧风的酒意醒了一半。后来萧风认真地写了一封封表示愧疚的长信,压了很久很久……
  萧风在检讨自己时,像在撕扯心肌,他想不通生命之间的向往,归根到底是心灵还是肉体呢?他拒绝更不能分割清楚,他只知道其实自己心中因情滋生了一种本能的意义。是的,他有很痛的感觉,爱上了一个自己不应该爱的人。 在尘世的规则中他已没有资格谈爱了──他已被格式在一个难以改写的程序中不能自脱了。萧风在以后若干见到泠妮的日子里,感到非常痛苦非常压抑。 萧风不知道这滋味源自于何处忘在何方,萧风只想努力想寻找一个理由,让自己忘却或者木然,但是他清楚这是一种徒劳。
  后来,泠妮似乎原谅了萧风,一次次相见中没有让萧风感到自己被无情地推开。在一次泠妮给萧风的回信中,泠妮对萧风一点变化表示了关切。 萧风将那封遮遮掩掩并且进行了剪贴的信偷偷读了一遍又一遍。萧风在感到了一种温暖的同时,陷入了深深的失落。
  又是一个夏季,萧风独自一个人去了那弯弯的金色海岸。七月的阳光清晰如丝。在太阳沉重的光束击打中,萧风面对长天碧水和绵绵不断的潮汐,默默在心中对自己说我是真心的因此我没有过错。遥远的海平面上,只有海鸥自由地飞,只有风尔尽情地荡着。望穿一道道白帆远去,萧风苦笑了许久许久,他感到无奈,因为他的愿望很早就已经起航却不见彼岸和归途。
  整整一天,恣意独享寂寞的萧风没有等到与泠妮一起度过的那个月夜,以及那种激情还有那令心颤栗的笑声。傍晚时分,恰似萧风心空的阴郁,一场大雨滂沱而来。该回去了,萧风对自己说,回头的那个瞬间,萧风似乎觉得自己那脆弱而寂寞的生命就那么毫无余地,浓缩在一个夏季,仿佛就再没有其他季节了。

蓝色枫叶-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