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人性的思索

  夜,已经很深了。
  窗外,漆黑一片。静静排列着的楼群中,竟然看不到一丝光亮。在夜空的灰暗背景衬映下,一座座公寓楼只是一个个模糊的轮廓,是那样孤单,仿佛不曾有生命存在的痕迹。风鼓荡着冷冷清清的街市,人们听见了寒夜特有的呜咽声。凛冽的风哮,使人顿然伤感。春天刚刚又来,在不知不觉中,人们开始不在乎面对那些冰天雪地、蹙眉袖手的日子,已经不会绻缩在钢筋土混的斗居里苦熬一段漫长的时光,只想开放自己梦的空间、梦的自由。安然入梦是人生的一种幸福。梦中的人们是不需要情感和理智的,那里也没有规矩和责任。梦中的喜怒哀乐没有意义,甚至与大自然无关,但它却让人们毫无约束地释放了真实的热情。
  许是冲动,几欲披衣出户,去亲身感受一下已经冰冷的夜那独特的孤默和冷峻,期愿在天地间硕大的恐惧和无垠的寒冷中,省出一丝觉悟,窥知一缕天机。
  然而由于勇气与心境很难达成一致,此愿从未得实现,由此常生浓浓憾意。可能人生不只是生死那么简单,在此其间的苦难才是人生的主要内涵,洗练人性、磨砺情理的那些岁月,让人生走向了丰富、繁琐同时也步入了衰败。
  回头想一想,人们也许不该将自己与大自然分开太远,几近彻底,这种盲目的断根情结只会毁掉生命完美的归宿,混入另一种似是而非的惘然。
  总在这段时光这份心情这种思索之后,心潮涌动。
  我一直就没有放弃过我所谓的“创作”。当灵感的闪光映耀着激情的时候,当理念的重槌击打着浑噩的时候,我滴血的灵魂就是一支浓墨重彩的笔,狂放无羁,任由风骤雨疾改变着一切。我只想以嘶哑的吼叫,肃立一座沉甸甸的人性之碑,置于所有时代的显眼处。
  也许因为我忽略了语言表达的作用太久,过多尝试沉默,以至于让人认为我容忍着的那些空洞、浅薄以及司空见惯的粗俗,成了一种时尚、一组优美流畅的旋律。这其实完全曲解了我的初衷,因为我从来不肯让朴直的人性与本真渴望羞于见人。
  我不忍心看见我所钟爱的顺从地沦落,那些辉煌的殿堂变成了商品的库房。从那些伟大的创意到平凡的艺术载体,在金钱垫起的光荣和风骚前面,竟然如此温柔地放荡。而这绝对不是很多慈悲的老祖宗“繁”荣和争“鸣”的本意。那些不厌其烦引经据典抄袭情节、编造忧伤、罗列口号的“忙碌”,无非就是想证明自己不是“一般”的俗人。
  以善良的敏感而触发的跨越时空的沉淀,其实才应是最美的文字和藏品,这些充满终极关怀之意的沉默的“语言”,始终就不需要升华、修饰和打磨,因为只有沉淀才是一种结晶。
  越过阳光和月色的朦胧,沿灯红酒绿望去,掠过所有的声音、动作和场景,我找不到启蒙人们挺起骨气创世纪的喻示,找不到让人自觉走向高尚和优雅的氛围,找不到开怀大笑与失声痛哭的理由。因此,这尤其让人害怕陷入一种疯狂或麻木,它让人们堕入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动于衷”的僵硬的昏迷状态。
  于是只有默默地写,让那些愤怒和伤痛激醒灵魂,以愤怒去不停地诅咒丑恶的繁衍,以伤痛去引导曾经因为怯懦而压抑着的呼喊。
  春风冬雪可以改变许多事物,却无力温暖那些无助、冷却的心灵,无力冰封那些无耻与贪婪。徘徊在生命的旅程上,已经罕少听见亲切的关怀、感受挚热的温情。就连那些毫无功利、背负人性终极使命、呵护脆弱灵魂的文字,以近绝迹。诱惑,无边无际、无所不在的诱惑,都是以所谓的文艺、网络、时尚的形式包装着,以信息、哲学与逻辑的方法展现着,以感人至“深”的情感和无遮无拦的“坦率”为风格,接近同时也没有商量地侵占着人们内心最原始的部落和最纯净的领地。悬浮在现实之上的精神裂变,竟然如此无足轻重,用生命与灵魂撼响的绝唱,竟然没有50多年前就已灰飞烟灭的“小男孩”的一声啼哭的余波那样富有感染力。当文明蜕化成一种谎言,当人性失去了根基,当岁月包容了掠夺、培植了毁灭之后,人类的从前就没有遗言,人类的现在就没有遗产,人类的明天就不再有绚丽的黎明。
  我想这不会只是一种生物错过了季节的生长。
  抛开了问题,就是放弃了答案。没有问题也没有答案的人生是什么?

蓝色枫叶-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