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康桥奇遇


  新世纪的某一天,浪淘沙一时兴起,在日照信息港bbs上贴了早已过世的旧社会的浪漫诗人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恰巧他的网友蓝色枫叶在网上闲逛时看见了,心想:这小子有惦葛什么!蓝色枫叶就把这事记心里了。
  不久,蓝色枫叶在一个中午酒足饭饱之后,一边剔着大黄牙,一边打电话给浪淘沙,气喘吁吁、别别约约(嘴不很听使唤)地对浪淘沙说:我说老浪,等抽空我请你去康桥看看,说不定有戏!
  浪淘沙一头污水,听了半天夜没听明白蓝色枫叶想说什么。就没好气问蓝色枫叶:你哪跟哪儿?我正在开会呢,上午我单位有个小子在外面把人家闺女给犏了,人家找上门来了,心里正烦哪,你掺乎什么?说清楚怎么回事?
  蓝色枫叶就把看到浪淘沙发贴子的事以及自己的揣测告诉了浪淘沙。
  浪淘沙听了心情好多了。心想,说不定康桥那边有什么好事。于是与蓝色枫叶约好了找个空闲到康桥看看。
  蓝色枫叶乐坏了,自言自语地说:这下旅游有伴了。晚上连忙给浪淘沙恢复了个贴子,目的是给浪淘沙加加油、打打气。贴子是这样的:康桥边上有一个小酒家酒家姑娘脸上有一对甜甜的小酒窝
                 
  姑娘说徐志摩错了错就错在没有坐下来喝一杯我自己酿的勿忘我所以自古爱情多遗恨来吧,我还有一瓶陈年旧酿喝一个长醉夜
                 
  一个月后,浪淘沙安排好了工作,与正闲得无聊的蓝色枫叶起程了。浪淘沙开着自己那辆沙漠王子走了整整一天,接近傍晚才到了康桥。总得先住下吧。他们两个开着车转来转去。
  嘿,你还别说,康桥边上还真有一个小酒家。
  小酒家就在康桥边上,不大但很雅致,富有女性化色彩。
  于是他们决定先喂饱肚子再说。
  一进小酒店,浪淘沙眼睛一亮。原来酒家主人是个娇媚清丽的小姑娘。
  浪淘沙也顾不得蓝色枫叶了,更顾不得肚子姑姑叫。对蓝色枫叶说你自己先吃着,我想向店主打听点事。小姑娘给蓝色枫叶上了些酒菜后,就过去招呼浪淘沙。
  浪淘沙两眼水汪汪地,粘虎虎地拉着小姑娘聊了起来。当时,天已经黑了……
  漫天闲聊了整整两个多小时,那小姑娘突然很认真对浪淘沙说:相公是个谈吐不俗的人,我很喜欢你,你先别走了。虽然这里云彩很少,可别有风情。你看,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撑着,生意这么忙,很需要一个才子帮帮我,小徐走了,你如果再走了,我怎么办哪。
  浪涛沙听了这话,心里一美,刚喝到嘴里的酒差一点喷射出来。他强作镇定,用眼角捎了坐在另一个桌上喝得懒嘴如妮的枫叶子说:他不挺好吗?
  他?小姑娘瞥了一瞥嘴,哼了一声:老模卡查眼的,不稀罕!我就稀罕你,我娘说了,要找就找浪淘沙你这样俊才子,像蓝色枫叶那样的倒贴给我也不要。亨(这里念作谢音)。
  蓝色枫叶一瞅他们两个人一边嘀咕一边还撒目自己,发觉大事不好,赶紧找了个借口依了歪斜地溜号了。
  浪淘沙一看小姑娘来真的了,滥叶子又走了,感觉事情不大对头。心里想:要是自己真的留下来,那家里婆娘孩子还不气死了。再说了,自己大小也是个经理,又国营的,管那么多人,不比这里强,这算什么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赶紧打发她。可他又一想,既然来了,小姑娘又表现得眉飞色舞的,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傻吧!
  想到这里,浪淘沙甩了甩大奔头,提提神,于是……
  

     
  

蓝色枫叶-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