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 冬  闲


  今年农历十一月初八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按照家乡的习俗这天叫做冬闲,也是给故去的亲人们上坟祭奠的日子。这似乎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一种尽孝和怀念的形式。
                 
  与诸多事务缠身的弟兄们提前约好一起回去,结果由于公务二弟还是没能和我们一道聚集在母亲的坟前,只有我同老三两个人,是我家内弟抽空用车送我们去的。一路上,我看到处处青烟缭绕,哦,那都是人们祭奠亲人。尽管天气异常寒冷,但是匆匆外出上坟的人依旧满脸虔诚无所畏惧,我想,那是因为人们心中的怀念燃起了一股股的温暖。亲情就是这么固执,不管时间长短,不管路程多远,不管贫富贵贱,对爱的记忆永远不可阻断不会忘却。
                 
  那座名字叫做北大山的山其实并不大,山半腰母亲的坟茔很显眼,那个位置是我和父亲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专门选定的,站在母亲的坟前可以看到家乡,还有环抱家乡的水库,依山傍水钟灵清秀,这是作为亲人们唯一为死者所能做的。母亲去世一年多来,很多时候这里就成了我们内心深处时时涌起的思念和牵挂之地。从我们所居住的城市向西看去,母亲就在那夕阳落下的地方,这让我们每天都感到了最后一丝温暖,太阳回家了,那里有我们的母亲。凄厉的寒风中,母亲坟头上的野草已经零乱而干枯,只有坟前的碣碑依旧那样肃穆而庄重,静静地伫立着,注视着岁月的沧桑。
                 
  岁月的确是沧桑无边的,转眼间母亲去世已经近两年了,想来好像是一个噩梦。站在母亲的坟前,我非常感到难过,因为我觉得自己渐渐冷落了母亲,渐渐开始忘却了。去年这个时候,天气像今年一样寒冷,但我与二弟风雨霜雪无阻,每个双休日都要骑摩托车去给母亲献上一束康乃馨,那种心情今年似乎淡漠的许多。如今每每想去母亲坟前看看时,都被窗外那呼啸着的北风挡住了,因为惧怕寒冷而减少了对母亲的探望。还有,今年很多次出差路过母亲坟茔座落的小山旁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恍恍惚惚错过了,而原来我都是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车子路过时远远地眺望一眼母亲的坟墓,一眼是看得那样清楚……
                 
  一瓶冰凉的矿泉水,一碗已经凉透了的水饺(家乡叫包子),一捆草纸,就是这个日子所有的祭奠,猎猎风中那熊熊燃烧的草纸被火舌化为灰烬,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也顿然烧焦了。阴阳之间,除了这些我不知道怎样去沟通,生死之界难以逾越。母亲,您能知道这一切么?

蓝色枫叶-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