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门户>站内首页>>随笔散文>>>散文阅读

标题: 今夜有情牵挂思


    今夜,大雨滂沱,声声入耳。
                 
  夜半,掩卷伏窗,眺昏暗灯光下,那细细密密的雨滴,一瞬间心绪突然乱了。想起了母亲,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座非常亲切的坟茔。
                 
  几乎,有三个多月了,由于情绪和工作上的原因,一直没有到母亲的墓前坐一坐了,每每想起来就感到心里揪痛。
  此刻,出神地望着雨中夜景,我能够清晰地想象出母亲的坟茔在绵绵细雨的轮廓,就像我亲眼看到那雨丝冲洗墓碑一样,我似乎还看到茂密的山草在风雨中沐浴得更加鲜绿。
                 
  曾经,我觉得坟墓是那样令人恐惧,而由于母亲去世这一变故,让我对坟茔有了另一种认识,当那盛着母亲骨灰的方盒子被厚厚的黄土掩埋之后,,我便对所有的坟墓有了更多的尊敬。
                 
  或许,少有人理解我的这种感觉。
                 
  母亲去世后,除了对母亲生前的音容笑貌的追忆,就只有对那座安葬母亲的坟茔的想象,在我看来,那座静静伫立在山半腰的、长满青翠的坟茔,就是母亲的真实的另一种存在,每逢双休日或节假天,我都会独自或与兄弟们去那坟茔前作一会儿,对着那墓碑自言自语几句,仿佛是在与母亲轻轻交谈,并因此而感到心境里十分阔绰,平日里内心积淀的那些愤懑就会消散了许多。
                 
  其实,很多时候,因为天气的变化,所见所闻,说东道西之间,特别是遇到重大的节庆活动,我常常在猛然间想起了母亲,心里想,如果母亲活着看到那一切,会很高兴的,与母亲在一起享受幸福该多好啊。如此,就会更加怀念母亲,挂念起了那座坟茔。
                 
  那天,七月十三日,当我听到萨翁宣布奥运会在北京举行的时候,我猛地跳了起来,满含热泪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那一瞬间我的泪不只是为申奥成功而流,也为母亲没有看到这一幕而遗憾。九三年时,母亲是如那样虔诚地等待着,双手合十祈祷了很久很久……
                 
  真的,爱一个人真是可以天长地久、一生一世,无论她(他)是活着还是逝去。任何人对母亲的思念都是如此,不管是谁,只是由于每个人的经历、性格、性别、情感的不同而表现的程度不同而已。
  一直,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性情中人,感性的东西多一些,敏感而脆弱,有些事拿不起、放不下,这种性格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我没有办法。
                 
  是的,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忘却思念而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时不可能的,那绝对不是我的现实。生死的边界,其实不像我们人类现有认识的那么简单明了。生、灵之间,是否还有另一种形式的约会,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有,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
                 
  窗外,那穿越雨幕的风儿,你能飞过暗夜到山的那边,替我看看好么?看看我的母亲好么?这么大的雷雨声,会不会打扰了她老人家的睡梦?
                 
  雨夜,我默默地遥祝母亲晚安!
                 
  2001、7、30夜 


蓝色枫叶
-版权所有